一条预谋已久的线路

我要说的这次旅行还没有发生,我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实现,也许是这一份工作辞职时,也许是下一次工作辞职时,不过我觉得要一次性走完完整的路线,可能是退休之后的事情了。这条路线无关文艺、无关清新,对于我来说,它的作用可能更像是重塑信仰亦或是坚定信仰。因为我现在也不确定我有没有信仰,虽然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我的祖先崇拜和历史崇拜,但是那可能是对文化的敬仰而非我个人的想法。

在了解自己这一支客家人千年以来迁徙的路线之后,我萌生了重走一遍客家人聚居地的想法,可以先从河洛晋中走起,到淮南和江东,再到江西和闽中闽南,最后到达梅州,再从梅州返家,基本上就模拟了一次祖辈千年以来迁居的步伐了。事实上,相比走完这条线路,我更想仔细看看路上的风景,看看客家人这上千年的变化,是怎样的传统让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宁卖祖宗田,不变祖宗言”的,究竟是怎样的变迁,让客家人一直称自己为客家人,几十代人之后仍然心系千年之前的故土。

下下周,踏上这些零星城市的第一站:南京。六朝古都的魅力我从未体会,也不曾听到真人说吴侬软语,所以这次趁着一个发布会,在南京多呆两天,感受一下这片汉人的故都,历经盛世与战火的土地。

我家过年的那点传统

一不小心这篇文章又放在为知笔记里半个月没动了,两个月没写几篇博客,正好写简历写得头疼,干脆先把这篇文章写完好了。我一直以一个不会说客家话的客家人自居,按照族谱当中的说法,祖上应该是清河张氏,大致是第二次衣冠南渡时南迁至福建,从张端到张衍(化孙公,子孙写您名字未避讳,老祖宗千万原谅我)居宁化,后迁上杭。

都说客家人比较保守,南下后大部分居住在福建、江西、广东的山区地带,所以语言才能保留得如此完整。但是我们这一支是个特例,从化孙公开始,张姓这一支重工商,子孙不断外迁,到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上千万化孙公的直系子孙了。看来想要家族开枝散叶,还是得经商、向外殖民。

Continue reading →

中国人的信仰(下):祖先崇拜与历史崇拜

上一篇文章中说道,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和西方的宗教信仰是很不同的,不只是神祗的不同,同样宗教与社会结合的方式也是不同的。西方亚伯拉罕一神教中,犹太教太过古老,有犹太独立国家存在时的犹太人历史,基本上都记载在《圣经》新约当中了,而之后则是一部长长的殖民史,在二十世纪的犹太复国主义成功复国之前,犹太文化是一个流浪漂泊、吸收与融合的文化。

而亚伯拉罕教的其他两种宗教,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教,很长时间当中都是实行政教合一的制度,罗马教皇的权威直到宗教改革才被打破,欧洲真正的“文明时代”不过几百年,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一击之后的殖民,成就了今日的欧洲。而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则今日仍旧留存,即使在沙特这种看起来像是现代富裕国家的地方,千年多以前形成的《伊斯兰教法》居然作为现代社会的法律使用。女权在阿拉伯地区根本无从说起,而《古兰经》也没有获得被自由理解、自由解释的权力,正是这种宗教经典解释权的垄断,造成了社会风气的落后,造成了观念的落后。

Continue reading →

宗族的力量:门阀政治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元宵之前写的,然后就这样晾在那里两个月(我也不知道发出来的时候是几月了),直到今天发生一件事情才想起来。今天把周末轮班值完就直接往火车站赶了,回去送点东西同时也是搬行李来长沙,由于今天才买票,错误的估计了调整之后的运力,等我买票的时候已经没有坐票了。好吧,写完前面这句话,又是小半个月过去了,似乎这篇文章永远都要写不完了,请原谅一个拖延症患者,对于我来说,时间永远都“还很多”。

这几天看知乎,发现又有人掀起了一波黑汉语黑中文的趋势,似乎互联网也回到了民国新文化运动那个全盘自我否定的年代。有题主就说了,汉语里面把亲戚分那么清楚,舅舅、叔叔、表姐什么的都有专用的名词,甚至还有多种叫法,而英语里面都是unclecousin这样含糊地叫。然后下边的回答里边就有人一针见血: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最重要的恰恰是家族与血统的文化。在中国,自古治家就是一门学问,可以提到治国高度来看的学问。血统与乡情是最好的凝聚力,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疆域辽阔的国家,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血统、亲情、家族等标签,在古代并不如现在一般无力。

Continue reading →

工作之后的第一份心声

5月5日是公司董事长找新员工谈话的时间,入职差不多正好一个月,在谈话之前,一直在树总的办公室聊天。感觉树总确实更适合交流啊,董事长面前就主要是谈业务了,毕竟一个人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不谈业务的话,就没法了解什么了。舒董一直都很忙,除了在一些报告会上看到他作报告会抖一下机灵引大家发笑之外,其他时候给人的感觉总是非常严肃的。作为刚入职的员工,我确实有点害怕。

一群人坐在树总的办公室里面聊了很多,从对职业的看法,到看了什么书。树总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给人一种亲和感,让人如沐春风。而且平时的交流中也从来没有什么架子。估计也是因为从我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吧,大家都是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说到大家最近看的一本书是什么书,我说的是《东京梦华录》,但是当场好像没有人看过,这让我很失望,看来我们一群人当中没有什么历史爱好者。如果想要了解一下北宋或者汴京城的话,《东京梦华录》绝对是不可少的一本书。我对于这本书的兴趣来自于另外一本穿越小说,嗯,就是大名鼎鼎的《宰执天下》。该书的作者实在是个高人,据说是《枭臣》的粉丝,每次看到《枭臣》一书中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就给作者指出来,后来被人说了一句你这么懂你为什么不自己写一本啊,然后就被激怒了,老子写就写,于是就有了《宰执天下》这样的神穿越。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