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美剧之《暴君》:从白左到纳粹,从民主到专制

自从一直在追的几部剧重新开始更新之后,剧荒模式终于结束,恢复了隔一天看一集美剧的生活,也算是晚班之后失眠之前难得的调剂。某个失眠的夜晚,辗转反侧还是没有睡意,便拿起了手机找美剧打发时间。从完结的《末日孤舰》评论里看到了另一部《Tryant暴君》,发现是近年热门的中东题材,而且几乎整部剧的场景都在中东,这就有些少见了。于是开始了没日没夜,几天看完三季的看剧模式。

说实话,这部剧的主线发展,第一季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够猜出来了,大致的狗血也猜得差不离。美剧看多了,编剧的套路总是很容易被看穿。但《暴君》并不是一部单纯的娱乐向美剧,它剧情中的政治背景,和几个主角性情的变化,都可以和如今的时局联系起来。

Continue reading →

我依然沉迷于游戏

好吧这篇文章的开头写于四个月之前,今天我只是填坑而已。

现在我手里有一块NVIDIA GTX 1060,但是我没有驱动程序,我想这个事实是我本周最大的尴尬。不过这只是最近的事情,从去年年底说起,当时我觉得PC上已经没什么游戏值得我留恋了,所以我就买了一台Xbox One游戏主机,并幻想着未来三年都不用再升级电脑,但是我显然还是太年轻了……在拥有一台游戏主机半年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说自己的游戏机在家中吃灰。在订阅EA的Access会员之后,我以为这就是尽头了,毕竟我是一个只玩《FIFA》的玩家,然后我又发现G胖家居然每年至少有4次促销活动诶。

咦,Steam上的游戏怎么这么便宜,怎么10个游戏的价钱才不到500块,还包括几个3A大作,要知道主机平台上500块也就是一个新游戏的预订价格。然后NVIDIA和AMD今年的中端显卡就可以吊打去年的旗舰级别,这个提升简直丧病。加上今年准备入的几个新游戏比如《文明6》、《战地1》、《FIFA 17》,除了后者,对于手柄的友好度并不高。最终,我还是决定从主机平台重新回到PC平台,最少也要对得起我那Steam游戏库里不断变化的数字。

Continue reading →

这是一篇手写的博客文章

为什么要取这样的标题?我不是标题党,虽然我工作中时常如此。这篇文章确实是我卧床手写的,不过不是写在纸上而是一台平板电脑上,然而这并不是种令人享受的书多方式,因为它的输入法识别率和纠错能力实在令人不安。写到这里我已经写不下去了,因为我花了两三倍于书写的时间去改错,所以我只能对华为这个M2平板说再见了。

秦淮河畔,王谢堂前

秦淮河

如果要研究中国文化,南京是一座无法避开的城市。从建康到金陵到南京,从孙权到朱元璋到蒋介石,从秦腔到洪武正韵金陵雅音,南京可以说是汉家最后的文化辉煌了。清人学究的精神或许值得赞赏,但无论民族感情还是文化底蕴,清朝的文化成就都没有太多可说的。之前我提到了一条预谋已久的旅行路线,因为工作原因,南京成为了我溯源的第一站。我来到了江南贡院,来到了江南文庙,来到了乌衣巷的王谢堂前。但是,这里,和我预想的还有很大的差距。

玄武湖

Continue reading →

隔壁阿姨家的猫

去年来北京时,因为对北京的黑中介们过于担忧,所以没有选择自己寻找房东,而是直接用了链家的服务自如友家。说起自如友家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不用自己管公共区域的卫生了,半月一次的保洁服务以及不用另付网费,对我来说省却了很多问题,也省了一些合租的磨擦。去年11月,搬到了现在的房子,搬进来的时候另外两户已经有了住户,旁边的是一对老年夫妻,对面则是一对青年情侣。

付完房租之后给房间搞卫生的那天,就发现了隔壁阿姨养的猫,被称为“伊兹戈”(音),具体是那几个字我是不知道的。据阿姨说这是他们儿子养的猫,现在他们和儿子一家分开来住,猫就陪陪老夫妇俩了。每天都能够听到阿姨“伊兹戈”、“ya兹戈”、“yo兹戈”、“ye兹戈”、“gege”的喊声,亲昵之意可见一斑。

伊兹戈

但和很多人家里傲娇的喵星人不同,伊兹戈倒有些猫中哈士奇的味道,蠢萌蠢萌的。一脸的不高兴表情似乎是天生的,在阿姨多样的称呼面前,我感觉伊兹戈已经有些懵逼了,所以每次它失踪之后靠喊是找不回来的,只有在它看到你的脸时,才会跟着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