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手写的博客文章

为什么要取这样的标题?我不是标题党,虽然我工作中时常如此。这篇文章确实是我卧床手写的,不过不是写在纸上而是一台平板电脑上,然而这并不是种令人享受的书多方式,因为它的输入法识别率和纠错能力实在令人不安。写到这里我已经写不下去了,因为我花了两三倍于书写的时间去改错,所以我只能对华为这个M2平板说再见了。

秦淮河畔,王谢堂前

秦淮河

如果要研究中国文化,南京是一座无法避开的城市。从建康到金陵到南京,从孙权到朱元璋到蒋介石,从秦腔到洪武正韵金陵雅音,南京可以说是汉家最后的文化辉煌了。清人学究的精神或许值得赞赏,但无论民族感情还是文化底蕴,清朝的文化成就都没有太多可说的。之前我提到了一条预谋已久的旅行路线,因为工作原因,南京成为了我溯源的第一站。我来到了江南贡院,来到了江南文庙,来到了乌衣巷的王谢堂前。但是,这里,和我预想的还有很大的差距。

玄武湖

Continue reading →

隔壁阿姨家的猫

去年来北京时,因为对北京的黑中介们过于担忧,所以没有选择自己寻找房东,而是直接用了链家的服务自如友家。说起自如友家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不用自己管公共区域的卫生了,半月一次的保洁服务以及不用另付网费,对我来说省却了很多问题,也省了一些合租的磨擦。去年11月,搬到了现在的房子,搬进来的时候另外两户已经有了住户,旁边的是一对老年夫妻,对面则是一对青年情侣。

付完房租之后给房间搞卫生的那天,就发现了隔壁阿姨养的猫,被称为“伊兹戈”(音),具体是那几个字我是不知道的。据阿姨说这是他们儿子养的猫,现在他们和儿子一家分开来住,猫就陪陪老夫妇俩了。每天都能够听到阿姨“伊兹戈”、“ya兹戈”、“yo兹戈”、“ye兹戈”、“gege”的喊声,亲昵之意可见一斑。

伊兹戈

但和很多人家里傲娇的喵星人不同,伊兹戈倒有些猫中哈士奇的味道,蠢萌蠢萌的。一脸的不高兴表情似乎是天生的,在阿姨多样的称呼面前,我感觉伊兹戈已经有些懵逼了,所以每次它失踪之后靠喊是找不回来的,只有在它看到你的脸时,才会跟着你回来……

奥林巴斯色彩模式设置之vivid增强效果

最近才发现奥林巴斯相机的色彩模式是可以进行微调的,在网上看到一个流传很广的拍人像微调的方法。但我一般我拍人像,主要是拍拍花花草草和蓝天白云,所以不怎么用Potrait模式,而是以vivid居多。在使用套机头时,就有一种vivid色彩浓艳,但锐度和对比度不足的感觉,当然这也跟镜头有一定的关系,而且可以通过后期来补偿。但我个人比较懒,能够不后期,就不后期,已然是直出党的一员。能够前期解决的问题,何必要导出来再调整。

所以我个人尝试对vivid模式进行了一点微调,具体的设置是清晰度+2,对比度+2,彩度+1,并把这个设置映射到了iAuto档上。之所以不敢+2,是因为vivid本身已经是鲜艳模式了,+1对于我来说正好,喜欢富士那种色彩的可以全部调到最高。以下就是用增强的vivid色彩模式拍摄出的照片,镜头为松下14mm f/2.5,今天摄于北京雁栖湖核心岛。

奥林巴斯色彩模式对比度清晰度彩度设置

一条预谋已久的线路

我要说的这次旅行还没有发生,我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实现,也许是这一份工作辞职时,也许是下一次工作辞职时,不过我觉得要一次性走完完整的路线,可能是退休之后的事情了。这条路线无关文艺、无关清新,对于我来说,它的作用可能更像是重塑信仰亦或是坚定信仰。因为我现在也不确定我有没有信仰,虽然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我的祖先崇拜和历史崇拜,但是那可能是对文化的敬仰而非我个人的想法。

在了解自己这一支客家人千年以来迁徙的路线之后,我萌生了重走一遍客家人聚居地的想法,可以先从河洛晋中走起,到淮南和江东,再到江西和闽中闽南,最后到达梅州,再从梅州返家,基本上就模拟了一次祖辈千年以来迁居的步伐了。事实上,相比走完这条线路,我更想仔细看看路上的风景,看看客家人这上千年的变化,是怎样的传统让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宁卖祖宗田,不变祖宗言”的,究竟是怎样的变迁,让客家人一直称自己为客家人,几十代人之后仍然心系千年之前的故土。

下下周,踏上这些零星城市的第一站:南京。六朝古都的魅力我从未体会,也不曾听到真人说吴侬软语,所以这次趁着一个发布会,在南京多呆两天,感受一下这片汉人的故都,历经盛世与战火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