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侧手套,右侧口罩

在我的家乡,打工是一年一年来计算的,如果你在外地工作且没有定居,人们不会认为你是在外地稳定工作,所以过年时老一辈问你的工作时,问题是“今年还去北京吗?”而不是“什么时候回北京上班?”。钱多事少离家近时人们永远的追求,这个观念终究是没法打破的,我亦如此。所以在不断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到北京工作,为什么还要回北京上班的时候,我想了很久。北京长达半年以上的雾霾天气,称不上舒适的公共交通,于我而言吸引力一般的人文与自然风景,都是减分项。为什么我能够忍受一直留在这里?后来某天下班的时候,看着我背包的侧网兜里的两件东西:骑行手套与防霾口罩,我恍然了。

Continue reading →

一周美剧之《暴君》:从白左到纳粹,从民主到专制

自从一直在追的几部剧重新开始更新之后,剧荒模式终于结束,恢复了隔一天看一集美剧的生活,也算是晚班之后失眠之前难得的调剂。某个失眠的夜晚,辗转反侧还是没有睡意,便拿起了手机找美剧打发时间。从完结的《末日孤舰》评论里看到了另一部《Tryant暴君》,发现是近年热门的中东题材,而且几乎整部剧的场景都在中东,这就有些少见了。于是开始了没日没夜,几天看完三季的看剧模式。

说实话,这部剧的主线发展,第一季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够猜出来了,大致的狗血也猜得差不离。美剧看多了,编剧的套路总是很容易被看穿。但《暴君》并不是一部单纯的娱乐向美剧,它剧情中的政治背景,和几个主角性情的变化,都可以和如今的时局联系起来。

Continue reading →

我依然沉迷于游戏

好吧这篇文章的开头写于四个月之前,今天我只是填坑而已。

现在我手里有一块NVIDIA GTX 1060,但是我没有驱动程序,我想这个事实是我本周最大的尴尬。不过这只是最近的事情,从去年年底说起,当时我觉得PC上已经没什么游戏值得我留恋了,所以我就买了一台Xbox One游戏主机,并幻想着未来三年都不用再升级电脑,但是我显然还是太年轻了……在拥有一台游戏主机半年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说自己的游戏机在家中吃灰。在订阅EA的Access会员之后,我以为这就是尽头了,毕竟我是一个只玩《FIFA》的玩家,然后我又发现G胖家居然每年至少有4次促销活动诶。

咦,Steam上的游戏怎么这么便宜,怎么10个游戏的价钱才不到500块,还包括几个3A大作,要知道主机平台上500块也就是一个新游戏的预订价格。然后NVIDIA和AMD今年的中端显卡就可以吊打去年的旗舰级别,这个提升简直丧病。加上今年准备入的几个新游戏比如《文明6》、《战地1》、《FIFA 17》,除了后者,对于手柄的友好度并不高。最终,我还是决定从主机平台重新回到PC平台,最少也要对得起我那Steam游戏库里不断变化的数字。

Continue reading →

这是一篇手写的博客文章

为什么要取这样的标题?我不是标题党,虽然我工作中时常如此。这篇文章确实是我卧床手写的,不过不是写在纸上而是一台平板电脑上,然而这并不是种令人享受的书多方式,因为它的输入法识别率和纠错能力实在令人不安。写到这里我已经写不下去了,因为我花了两三倍于书写的时间去改错,所以我只能对华为这个M2平板说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