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美剧之《暴君》:从白左到纳粹,从民主到专制

自从一直在追的几部剧重新开始更新之后,剧荒模式终于结束,恢复了隔一天看一集美剧的生活,也算是晚班之后失眠之前难得的调剂。某个失眠的夜晚,辗转反侧还是没有睡意,便拿起了手机找美剧打发时间。从完结的《末日孤舰》评论里看到了另一部《Tryant暴君》,发现是近年热门的中东题材,而且几乎整部剧的场景都在中东,这就有些少见了。于是开始了没日没夜,几天看完三季的看剧模式。

说实话,这部剧的主线发展,第一季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够猜出来了,大致的狗血也猜得差不离。美剧看多了,编剧的套路总是很容易被看穿。但《暴君》并不是一部单纯的娱乐向美剧,它剧情中的政治背景,和几个主角性情的变化,都可以和如今的时局联系起来。

那个虚构的小国阿布丁,二十年前刚刚靠生化武器结束内战,完成统一,但国内仍然存在派系的对立和分裂势力;老总统去世,长子出了意外,在国外当医生的次子回国继承权位;在国外久受民主思想和人权平等的次子上位之初就大画民主蓝图,企图在短时间内将西方的制度与思想套用在本国,完成从专制独裁、个人崇拜到民主共和的过渡;然而国内反对派和分裂势力愈发极端,从反政府游击队的小打小闹转变为恐怖行为,继而与极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联合,打起了“圣战”的旗帜。

这样的背景,是否感觉异样的熟悉?映射到中东地区,我能够在这部美剧里看到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的影子。而具体的剧中人物,则可以准确无误地对应上如今的叙利亚领导人巴沙尔。剧中主角,在初期可谓是一个白左。没错,就是希拉里支持者当中,那群罔顾事实的圣母婊。“我们不管希拉里做了什么,特朗普可是歧视女性啊。”他们自以为悲天悯人,以自觉同情心爆棚的方式去对待一群本该被限制的恶人,引狼入室,害人害己。

而后主角因为做得太过火,主动带路来推翻自己的家人,被识破后被关押、放逐。然后浴火重生,成为人民的救星。继而自我膨胀,做起了从前自己最恨的政客。岂知泛滥的同情和自认为的宽容并不为对手所接受,人家想做的依然是杀你全家然后取代你的位置,正如今日部分穆斯林想对其他族裔做的一样。女儿被杀,让主角从白左转到极右,发誓杀光所有仇人,不惜发动全国性的战争,到这里整部剧匆匆结束。

希拉里和白左的“政治正确”,特朗普的民粹口号,都准确无误地命中了美国一部分选民,美国社会甚至有了割裂的趋势。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但若执政真能遵循如今的口号,美国真的要不可避免的摔落。如今美国大选这一思念一度的大戏就要上演,加上FBI大选之前突然倒戈,实在让人十分期待结局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