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蚕桑事》序

少年蚕桑事,我的前二十年回映。我是客家人,我父母,我祖父母,我外祖父母都是客家人,可是唯独我不会说客家话,对此我深感愧疚,感觉就像是几千年的文化传承,在普通话和浏阳话的夹击中,就那样在我手里断绝了。

之所以开始写这部少年蚕桑事,是听我外婆讲我儿时故事而起的灵感,然后我就把这灵感记在keep上了,就如同我之前的一篇文章所写,我习惯将记忆写下来,以至于过年回家翻东西的时候找到了初中和高中留下的4本日记,那几乎记录了我中学生涯中所有的心理故事,于是,何不把能够回想起来的记忆都写下来,让互联网永远保存下去呢。从开始记事到写到厌倦,看我能从中得到什么,看我能坚持多久。也让那些愈模糊的往事得以存留,方便我随机读取,记起我还有个美好童年。

很多事情的准确年限都难以回溯和验证了,所以我大抵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就把这里当作是时空机,当作是回忆录吧。

蚕桑事的名字,就是从我外婆讲的那个故事开始的。我接受教育之前都是在我外婆家度过的,在我眼里,外公也是传奇人物了,他从小几乎没读过书,就靠着一本新华字典,自学起读书认字了。到我懂事的时候,外公每天就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大门口看报纸看书看什么的,日日不辍,直到他老人家被肠癌折腾得瘦骨嶙峋的时候,仍然吩咐我妈把报纸拿到床头侧着看,他不止喜欢看,还喜欢说,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我们这些小辈没少被教育。外公是那一代人典型的缩影,经历过战争,经历过饥荒,经历过动乱,人生的高峰低谷都经历过了,吃过红薯咽过糠,大练民兵的时候应该也扛过枪,这样一个老人,一生行善,父老乡亲无不佩服无不敬仰的人,却也没有熬过病魔的纠缠,没有看到我们这几个孙子和外孙有出息的那一天,何其悲也!子欲养而亲不待!

继续说蚕桑事,外公的事迹之后再详细写,外公外婆家以前是养过蚕的,河边冲刷形成的坝洲(就是河边泥沙冲刷堆积而成滩涂)有一大片桑树林,养蚕的人家就每天到这里采摘桑叶,我小时候天天跟着外公外婆,也就跟着去,但是那么小干不了活,又怕太阳晒了中暑。于是外公外婆就把相近的几颗桑树树梢扳下来,把上头用棕绳一绑,形成一个圆盖,就成了一把天然的太阳伞,我就乖乖的坐在里边,不哭不闹,季节到了,还能吃到桑葚,美好的童年,这就是我外婆跟我讲的故事了,不应该叫故事了,应该叫回忆。养蚕,自然就有个“蚕室”,我喜欢拿着桑叶子喂蚕,也喜欢听满屋子蚕宝宝咀嚼的声音,但是你要说我有多喜欢“蚕宝宝”,那就错了,我很怕这些东西,这些胖乎乎软绵绵还有很多只脚的东西,有次我小姨还是谁来着捏着一条蚕放我脖子上,我直接吓哭了,直到现在,我对那些多脚或无脚的爬行动物还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这些就是所谓的蚕桑事了,我把童年时期的快乐时光和最害怕的东西写进一个标题里,或许就有那么些感慨世事的意思。总之,以此系列文章,纪念我的外公,一个纯粹善良而伟大的灵魂,愿你游尽五湖四海,在天上看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为您争气。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