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与互联网企业之间的鸿沟

在一个互联网爆炸的时代,在一个几乎与互联网扯上关系就有钱赚的时代,在一家互联网媒体工作,却不是那么惬意的体验。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媒体,除了大型商业网站之外,像我所供职的某国营网站,你在这里只能看着互联网大潮与你错身而过。你苦苦追赶,却被甩得越来越远。

昨天看到钛媒体上的一篇文章,论传统媒体转型,说不要死抱着微博微信。确实如此,不过一看看自己公司,手机部门很大一块业务,居然还是与移动的手机报业务。说实话,来公司之前,我都不知道现在还有收费的手机报这个事情,在我印象当中,手机报仅限于联通和移动每天发过来的彩信了。而将手机报当作内容载体而不是内容入口的做法,真是几万年没见过了,就跟一些评论上的说法一样,相对于私企,国企的忧患意识太薄弱了,没有居安思危的思维方式,惯性太大,不舍得放弃一些营收,以至于最后快死时才想起来要转型。

Continue reading →

新媒体大潮:传统媒体你活该死

对于一个在传统媒体工作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也许有些令人心寒,但是我就是这种看法这种态度,要是传统媒体还不抓紧向新媒体转变,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了。

有些媒体,自认为是网络媒体,已经足够“新”了,但是面对移动互联网的大潮,面对自媒体的异军突起,却还自持“权威媒体”、“官方媒体”的身份,不肯低头,向用着现有的资源过活一辈子。正因为是网络媒体,才没有纸媒那样迫切的转型需要,很多纸媒,不是面临破产的边缘,就是已经破产了。就拿IT行业里面几个以往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和杂志来说,如今还剩几家?《电脑报》虽然还在发行,但是他们在微信和网站内容上越来越活跃了,以往只是作为一个入口的电脑包网站主页,现在是忙着把所有有吸引力,有可能转化的内容都堆上来了。而像《大众软件》这些,甚至都已经停刊了。在新媒体蒸蒸日上的今日,一个微信的公众账号可能比一家本地小有名气的纸媒混的还要好,受众面还要大,营收还要高。

Continue reading →

愈加“真实”的互联网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有着这样的回忆,在最初接触互联网的日子里,用电子邮件,用聊天室,用QQ和陌生人聊着,感觉世界是那么的新鲜。或许正因为互联网如此的便捷,它也成为了最大的信息流通的渠道。与现实相分隔,最初的互联网更加注重“虚拟”这样的功能,让人们能够暂时忘却掉现实,遨游于虚拟且自由的网络世界。可是,不知何时,虚拟与现实的那层窗户纸,就那样被打破了。

    互联网的交际圈开始和传统的人脉圈重叠起来,互联网的内容也开始和传统的生活重叠起来,最终互联网融入了生活,融入了真实。作为一个中国的网民,更加有这样的感触,因为互联网的自由时代早已经随着GFW的到来而远去了。当我每次用谷歌搜索,点进去的结果却是“连接被重置”时,那种心情,当我每次想用一个国外的服务却显示连接失败时,那种从愤怒到无奈我已经不想说了。目前互联网更多成为一个方便与交流,获取信息的工具,而不是一个虚拟的社会,自由的自留地。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