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衡阳驾照考试桩考

    前天去考试科目二,虽然过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腔怒火没处发,写这篇日志就当是泄愤吧。

    驾校师傅从练车的第一天开始就非常负责,也教了我们许多应对交警队考官刁难的办法,没想到最终一个都没用上,不是师傅教的办法太少,而是特么的交警队实在是太流氓了。在候考室中听到广播里叫了很多声“江嚼”的喊声,我才反应过来那是在叫我,我勒个去,衡阳话叫我的名字原来是这样的?貌似师傅叫我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啊,是那播音员没文化吧。这个还算可以接受的,毕竟只是方言发音的区别,但是调车的时候,我才发现被坑了。考试车辆的座位不能调,反光镜不能调,几乎就没有什么是可以调整的,连方向盘都好像左右不对称。这就是所谓的考试车辆?敢问衡阳交警队,你们刚让这样的车上路吗?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为了增加收入,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驾照考试增加难度,让考生在比平时稍微难受的情况下考试,这样考出来的学生,在以后上路时,会更加老到,这我没什么疑问,问题是,衡阳交警队用来考试的车辆,已经超出正常这个词的范畴了,如果去参加车检,我可以肯定会被直接打下去,首先座位的前后和角度都不可调,我一个身高177CM的人坐上去,脚都伸不了,几乎只能用脚尖勉强点到离合器,刹车等等,何况更高的考生?另外,考试调车的时候,车内广播的播音员一个劲的催,这是要让考生崩溃?我坐在车里面调车,更让我无语的是,播音员一直把我的名字叫成了“张桃”。。。。我要郑重声明,我的名字是张兆,zhào第四声!那广播几乎是10秒钟就喊一次,问题是车子没有调好,根本就没法开车,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敢让一个司机上路行驶?

    所以对于交警队的这些措施,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原因,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多收几次补考费用,增加收入,和沈阳乱罚款的行为其实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只是驾照考试早已经声名狼藉,大家都习惯了,也就没有重点炒作。但是从我们师傅给我们介绍的考试情况来看,黑幕仍然存在而且会永远存在下去。不管是机器监考还是人工监考,那些既得利益者总是想进一步榨取学员和考生身上的利益,这也就催生了种种驾照考试的产业链,送礼送钱过去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如今也只是从明面上转移到地下而已。用师傅的话说,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对于这种现状,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唯有清者自清,不去理会这些潜规则,毕竟我一个学生本就没有什么送礼送钱的实力,到了人屋檐下,尽量不磕碰个头破血流吧,只能希望媒体和大众更多的关注到这里来,用舆论用人民的监督来抑制更大的腐败更大的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