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需要民主,我希望有一天____

将人生中的第一次合法投票投了弃权票,算不算是放弃了一直想要的“民主”,投弃权票,只是因为我对三个候选人一无所知,更别说他们的政治立场,他们在人大上将会说什么,提交什么议案了。我决不能容忍我投票的对象最后反过来侵犯我的权益,拆我家房子,封我言论,夺我自由!所以,我宁愿一票齐全,或是随便加上一个什么人的名字,以表达我对那些平凡斗士的尊敬。只能说,投弃权票算是最负责的态度了,在新浪微博上请教了一下邓飞老师,他说明年我或许会做得更好,可是我想的是,明年轮得到我投票么。

我从不相信高尚的政客,只愿相信高尚的制度,只有全民公投,将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权利交给人民,一人一票,才能达到最大的公正,最大的民主,才能知晓人民最迫切的需求,才能使官僚有所顾忌。在网上混多了,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中国人还不具有拥有这么大权利的前提条件。对那些人,我就想说一句话:我QNMLGB!民主与自由乃生而享有,选举和被选举权自成年起就该具备,何谓不配?你们是不是又想捧出所谓的劣根性论?你们的理由,不过是:国人多贪小利,容易被误导,容易被金钱或者承诺收买。试问,十三亿人,一人一票,谁能收买?百花齐放,谁能一手遮天误导所有人?至于那些用承诺忽悠公民的政客,我们随时可以把他们赶下台,可是现在,我们可以吗? Continue reading →

卡拉狄加上的月亮

太空堡垒卡拉狄加 前传 卡布里卡    今天看《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看到第三季,在新卡布里卡上居然看到了一轮弯月,但是新卡上应该是没有卫星的,估计是导演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搞出乌龙来了。不过觉得用这个标题还是蛮文艺的,所以就这样写一篇与标题无关的文章吧。

    大概看了一周的《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真的非常后悔现在才看这部片子,同时也庆幸终于完结了,不用一集一集的追了。现在看来,卡拉狄加比《24》这些片子还要精彩,虽然在国内并不是很受欢迎,因为国内观众很多人都不喜欢看这种科幻和未来相关的片子,更多沉迷于清宫戏的斗争之中,不得不说,中国人在电视剧的编剧方面,太狗血了,只为迎合收视率而不断秀节操下限,让人无法忍受。

    卡拉狄加上的故事很多很长,但是一集一集的下去,几乎从来不会使人感到厌烦,因为导演不会弄出一些脑残桥段和满是尿点的情节,我觉得这是很多美剧的优点之一,在情节的连贯上下了很多功夫,不管收视率如何,大部分美剧在针对某一群体上的受众非常有吸引力,所以每次一有剧集被砍掉,都会引发大片的叹息。卡拉狄加和众多的科幻剧一样,用谜团让观众永远有所期待,永远保持神秘性,越接近事实的真相越迷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人物是Bill Adama和3号,阿达玛指挥官睿智的形象让人充满好感,作为军事长官却不乏人性化,为了手下甘愿与帕加索斯火拼开启内战,这不能不说是伟大的人格魅力。而喜欢3号更多是因为长相吧,论情感的丰富她或许不如6号和雅典娜,但是雅典娜那种外表对我来说真心没有啥吸引力,而6号在整部剧集中似乎只干了一件事情:一天到晚的性暗示,让人厌烦甚至恶心了。现在一直在猜测1号和2号到底是谁,不想通过谷歌和百度去剧透。 Continue reading →

Linux,请低下你高傲的头颅

linux百花齐放    这篇文章开始的时候是我被Grub错误困扰的时候,开了个头便忘记了,今天从草稿箱中翻出来继续写完吧,虽然现在的情感已经不如当时那么强烈了。我想说的Linux的高傲,不是Linux开发者的高傲,不是Linux系统本身的高傲,而是Linux使用者的高傲。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Windows在技术帝们的心中都是一个黑暗的垄断独裁者的形象,而Linux和Unix则是自由的象征,不过那时候linux上手难,普及率太低,并没有很受关注,后来随着服务器市场和嵌入式市场的火爆,linux出色的性能在这些领域开始占据绝对优势,而红帽也向世人证明,linux,开源,同样可以支撑起一个商业公司,同样可以盈利。接下来的,是Linux桌面发行版的百花齐放,从Mandriva,RedHat,Debian,到现在的Ubuntu,Fedora,Linux Mint,Opensuse,Cent OS,打开一个linux的U盘启动盘工具,能够看到长长的一列发行版名单。可以说,Linux真正迎来了黄金发展时期,门槛越来越低,操作越来越方便和直观,界面越来越华丽,功能越来越强大,在很多领域,linux已经超过了Windows这样的商业操作系统。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