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笄而殇,是为不孝!

    这篇文章写了有半个月了,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头,如何结尾,如今事情也随风散去了,所以这文章便也没有了新闻时评的意义。而我本人,也绝不愿把一个花季少女的死当作一篇吸引眼球的新闻来写。之所以写这样的文章,是因为我也曾长期徘徊在那条解脱或继续忍受的分隔线边缘,我曾经感受过死亡的气息,但是心中只要尚存一丝清明,便不敢也不会轻易让自己解脱而让父母遭罪。

    大概就是半个月之前,南华大学南校新一栋一位19岁的大一女生跳楼身亡,具体是什么原因让她下这样的决心而放弃世间种种,可能没有人会知道了,而流言蜚语大多枉测,我丝毫不敢信其一。如果用我的视角来描述事件发生地点的话,那就是在我们宿舍楼的对面,离我们不到50米的地方。这样一件事情,有人无比震撼,有人已经习以为常,有人竟敢对其加以调侃!死者为大,这篇文章或许有对死者的不敬,但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古时男子及冠,女子及笄,表示已经成年,照理说就应该养活自己,开始孝敬父母了,但是由于时代的发展,我们仍然驻留在父母养育的阶段,这种时候选择放弃世间种种,实在是对自己和亲人的不负责。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