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QQ到QQ

曾几何时,大家都还年少,QQ空间也还是个新兴玩意儿,同学们都在打扮着自己的51空间,QQ还在刷钻圈钱的年代,在被蓝钻玩家踢掉之后,我愤怒的卸载掉了QQ游戏客户端,这是05,06年我刚开始使用QQ的情景,那是初中,一切都还显得幼稚,最受欢迎的游戏是传奇,星际,CS和泡泡堂。

上高中之后,正是QQ空间开始火爆的时候,每周周日下午放假去上网都得打开QQ看看有没有留言。放假半天呆在学校的话,由于学校网络阅览室是禁用QQ的,腾讯也是被屏蔽的,为此还专门在网吧里下载好QQ下载程序到学校机房安装。电子阅览室里面的阿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各排巡视一下,正是那个时候,我学会了“老板键”是干嘛用的,而且用得滚瓜烂熟,隐藏QQ窗口和任务栏图标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目不斜视,用眼角的余光将巡查阿姨的位置看得清清楚楚,专注而自然地看着事先打开好的学习资料,作津津有味状,或许还会随着耳机里的音乐节奏晃动几下重重的头,以示自己非常享受这种学习的状态,其实那特么都是得瑟啊。

然后,终于滚进大学了,偷菜蔚然成风,凌晨3点闹铃起床偷菜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干过,可是高中每天一篇日记的那种热情却不再了,更难以复制到网上,在互联网上写东西,你首先就得考虑到究竟都有些什么人能看到这些,不像那一簿日记,让你能够在自己的天地里随意涂鸦。似乎,中学牢笼里欲求而不得的互联网也没有那么美好,这时候,我开始了解互联网与隐私;当然,还有因此而大战一场的腾讯与奇虎。直至今日我仍然无法理解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支持奇虎360,是因为渠道闭塞而无法知道详情?还是360实在是将屌丝的心理琢磨的太透了?那种年头,腾讯就是那只让你充Q币冲钻冲会员,用一个客户端将你绑死的邪恶企鹅,而奇虎却像是拯救万民电脑于水火的安全专家,不收人民群众一针一线,还免费给提水生火做饭,亲人哪。我甚至尝试过用Jabber来获取QQ消息,就是为了避开QQ客户端,那种感觉就像是你现在在Linux上用Pigin的QQ协议通信一样,完全是石器时代的用户体验。

然后有人推荐了人人,突然发现这里还有一块乐土没有被腾讯给污染,实名制的交友方式也是个希奇东西,在里边跟分散各地的高中同学联系也挺容易的,大家就在一条状态下版聊,没事艾特几个人当聊天室用了。说人人是中国最像Facebook的社交网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那种病毒式的口碑传播和更加具有互动性的体验,确实让我有了逃离腾讯平台的想法。我就像是陈一舟的推销员,向身边的亲朋好友推销着人人网。

在人人网上呆了两年左右吧,期间微博等类Twitter平台并没有将我完全拉过去,类Facebook和类Twitter平台在我看来是共存的,并不存在太大的竞争(好吧我错了,中国企业微创新能力太强了,抄对方功能的速度叹为观止)。玩过饭否,玩过四大门户的微博,也玩过Twitter和Google Buzz(至今的大多数G+好友都是当初的Buzz好友或者Palm友圈的好友。)最后还是没有放下人人,人人早代替了QQ,成为了开机启动的社交软件。

3Q大战前后,开始接触cnBeta这类IT网站,也开始正视BAT的善与恶,在谷歌don’t be evil 信条之下,再看看BAT,商业公司的善与恶都就那么回事了,不过腾讯真小人比奇虎伪君子更加符合我的胃口。在IT网站和技术论坛里和程序员们打了几年交道,然后价值观也被污染了,也开始变得腹黑,也更加喜欢自嘲了。即使对腾讯改观,并且用了discuz、腾讯开放平台等不少腾讯的服务,却依然没有重新启用QQ作为主要通信平台,我宁愿和别人通过Gmail,Gtalk聊天,也不想打开一个一打开就卡住我电脑半分钟的软件。

真正让QQ重回我桌面的,其实是微信、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普及这一波大潮,微信绝对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应用,这是腾讯在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也是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平台,更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这类类Kik应用,功能各不相同,目的总是差不多:将你手机通信录里的每个联系人都抢过来,用他们的服务代替短信,代替QQ。腾讯的一大波竞争对手当中,唯有移动的飞信和飞聊有这个优势,不过移动的反应之慢和官僚作风就不用说了,飞信在占领校园之后再无看点,飞聊太晚而且移动念念不忘短信方面的利润,给了微信太好的机会。在移动之外,腾讯对其他对手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将微信和QQ平台打通,轻而易举地就占领了几亿用户。

终于要工作了,亲友也奔赴各地,手机号码换了三四个的挺多,微信号开了几个、和手机号绑定导致帐号乱七八糟的也不少。于是乎只能转回到腾讯和QQ了,毕竟换QQ号的人还是极少的,主动换号的多是盗号无法找回的。生活就是不断地妥协,谷歌到百度,GAE到SAE、BAE,84家斯克兰顿机房到Hostigation LA圣安娜机房再到阿里云杭州机房,但愿生活不会让我变成我曾经最恨的那类人。

360和周鸿祎的战争营销

中国互联网市场飞速发展时,似乎360每次高调亮相都是在与其他公司的战争中,金山,可牛,百度,腾讯,中国互联网界的大佬被周鸿祎和他的公司喷了个遍,每次都刮起一阵舆论风暴的同时,奇虎360也从中收获良多。CB中有一篇网友写的文章,说中国互联网争夺用户之战其实就是争夺小白之战,那篇文章中的众多观点我都不同意,但是对于这个论点,我基本同意。像我们做做网站的,除了技术上的难题这些属于能力问题之外,最恼火的莫过于国内的浏览器市场份额了。这么多年来,无数web前端人员都期盼着IE6早死早超生,没想到XP颁布的11年之后,IE6依然坚挺,web开发者的噩梦依然在继续。

在家里,我都是给我父母装上一些双核的浏览器,并且把IE的标志给隐藏,因为之前他们一直都是通过IE在浏览网络,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上网看看电视什么的,IE浏览器足够了,没有必要用什么高级货。广告骚扰,弹窗,操作习惯这些东西,他们都能够忍受。所以网吧里边也基本上只有IE一个浏览器,暂且把这些对网络了解不多的用户称之为小白吧。大部分中国网民都可以归类于此,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上网的渠道和工具,大部分时候会忽略这个工具的易用性和背后的商家。很多人无意也不愿做出改变,因为几年以来他们一直就是用IE的,搜索也就是用工具栏中的搜索栏或者是直接在地址栏中输入搜索的关键字。这些,也成为了奇虎壮大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

微博加V的那点小九九

    前几天突然收到腾讯微博的通知,说我已经达到开发者的认证条件,邀请我成为认证用户。说实话,我真没有尝试过在腾讯微博上认证,因为一直以来都觉得腾讯微博和QQ绑定的做法很不好看,这几乎是在XX用户,QQ用户给腾讯的其他业务带来了巨大的用户基数,但是也使得这些业务都难以独立出去。在我的一些朋友中,使用腾讯微博的大多数微博都是从QQ空间和QQ签名同步过来的。所以整体来看,腾讯微博的人气和活跃用户数量远不如腾讯公司所说的那样,至少难以和新浪微博平起平坐。

    收到一封这样的邀请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我貌似没有开发过什么应用啊?去腾讯微博开放平台看了下,发现我还真建立了个应用,用于分享和连接个人博客的,难道我的网站还成名博了?我是不敢这么说。。不过有认证的机会,有杀错不放过嘛,果断加V了,用了网站和切尔西中文官网提供的认证材料,几天的审查期一过,正式成为一个莫名其妙认证用户了。写这篇文章,除了说这点破事之外,其实更多是想测试网站分享的显示来源。昨天在新浪和腾讯的开放平台上都做了一个应用,就当作是真的成为开发者了吧,虽然都是私人使用的应用。。发现对于一些到处找门路认证的人来说,开发者认证或许比网站认证更容易,因为网站认证需要网站备案,对于一个中小网站,对于一个追求自由的人来说,备案这种事情我接受不了。

    加V之后情不自禁的就更多的登录腾讯微博了,在心理学上这叫做啥?得瑟?这算不算是病啊,加了V之后就好像有了一种优越感。。说到底,认证的目的无非是一个,给自己的网站带来更多的流量,至少得把我写文章,建设网站,租用VPS的花费给赚回来吧,不说盈利,现在这样每个月持续亏损运营,确实有点扛不住了,毕竟我不是tumblr的老总,没有那种坚持不放广告的魄力。

    考试周已经来了,这是未来一周内的唯一更新,26号之后开始恢复至少每日一更的速度,子站“一叶博客”开始恢复每日推荐,并且文章将从硬件范畴扩展到家居设计,广告创意等方面,值得期待,谢谢关注!接下来就是考前终极大突击了,绝不能像去年一样悲催啊,丫们毁了我的20岁,绝不能让你们再碰我的2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