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美剧之《暴君》:从白左到纳粹,从民主到专制

自从一直在追的几部剧重新开始更新之后,剧荒模式终于结束,恢复了隔一天看一集美剧的生活,也算是晚班之后失眠之前难得的调剂。某个失眠的夜晚,辗转反侧还是没有睡意,便拿起了手机找美剧打发时间。从完结的《末日孤舰》评论里看到了另一部《Tryant暴君》,发现是近年热门的中东题材,而且几乎整部剧的场景都在中东,这就有些少见了。于是开始了没日没夜,几天看完三季的看剧模式。

说实话,这部剧的主线发展,第一季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够猜出来了,大致的狗血也猜得差不离。美剧看多了,编剧的套路总是很容易被看穿。但《暴君》并不是一部单纯的娱乐向美剧,它剧情中的政治背景,和几个主角性情的变化,都可以和如今的时局联系起来。

Continue reading →

一周观剧之《疑犯追踪》

《疑犯追踪》毫无疑问就是那种越看越入味的电视剧,虽然看到第三季的时候也有点倦怠了,可是第三季的结尾还是给出了大大的惊喜。现在开始追第四季,就感觉重回精彩与紧张了。与一般的超级英雄或是推理剧不同,《疑犯追踪》的重点是人工智能的人性。“The Machine”显示出的人性总是给人以惊奇,而撒玛利亚人则让人一下又想到了人工智能的黑暗面。

一直以来,在原则正确与人性之间,机器究竟会如何选择, 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人性,正是因为我们不光做原则正确的事情,不光做结果正确的事情,还在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正是这种方式造就了大义,造就了人类不同于机器不同于电脑的选择方式。但是人工智能究竟有没有办法学会这些,能否一直秉持这种“个性”,是我们不敢完全依赖机器的原因。

或许有一天,机器终究也会有“情感”,也会被定义为“生物”或是与人类平等的一种存在。但是如同华夷之辨一样,相对于大家在生物学上的构造,我更加注重两者在思维上、在处事上的不同。若是机器也真正的“人化”了,我想接下来的障碍并不是人类担心被机器取代或是消灭,而是人类能否忍受曾经的宠物变成了同等权利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