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美剧之《暴君》:从白左到纳粹,从民主到专制

自从一直在追的几部剧重新开始更新之后,剧荒模式终于结束,恢复了隔一天看一集美剧的生活,也算是晚班之后失眠之前难得的调剂。某个失眠的夜晚,辗转反侧还是没有睡意,便拿起了手机找美剧打发时间。从完结的《末日孤舰》评论里看到了另一部《Tryant暴君》,发现是近年热门的中东题材,而且几乎整部剧的场景都在中东,这就有些少见了。于是开始了没日没夜,几天看完三季的看剧模式。

说实话,这部剧的主线发展,第一季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就能够猜出来了,大致的狗血也猜得差不离。美剧看多了,编剧的套路总是很容易被看穿。但《暴君》并不是一部单纯的娱乐向美剧,它剧情中的政治背景,和几个主角性情的变化,都可以和如今的时局联系起来。

Continue reading →

命运的强者

几乎每天晚上下班都能够看到相同的一幕,一个拾荒者坐在北京的寒风中,在南三环冬日并不繁华的夜里, 拢拢身上的衣服,将自己的身价财产—也就是那几个大袋子往身边靠紧,也不知道是抵御朔风还是路人的眼光。不止一次看到民警向她提供帮助,问她是不是在找人,让她跟着他们到温暖、有食物的地方过夜。但她似乎都拒绝了,因为她每天晚上还是会出现在西马厂北口公交站牌背后的人行道上,坐在几袋子衣物中间。这其中的详情和缘故,我是不知道的,因为她才是命运的强者,而我只是个胆小鬼,连靠近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我一贯不会回避我是胆小鬼这个事实,实际上也是如此,昨天晚上回家时,看到一位大叔在向载客电动车司机问路,司机爱理不理。我明明很想上前告诉他怎么走,但我最终还是选择没说,因为在这个社会上打滚多年,我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我压下心里的那点热心肠,让自己继续冷漠下去。所以我只是一个服从于命运的弱者,在我的利益没有被严重侵犯之前,我不介意继续当一个缩头乌龟。而那些抗争命运的强者,我这种崇尚享福,喜欢慵懒的人,只能背后赞叹以下他们,然后继续过自己的生活,毕竟我不敢抛弃我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