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

莫言说,他取“莫言”这个笔名,是因为那个时代,在动乱期间,不断有人被打成右派,被批斗,他父亲怕他乱说招惹是非,便让他装作哑巴,等到他长大之后,便取“莫言”两字,作为发表作品的笔名。

今日来看,以这样一个笔名来获得诺贝尔奖,以至于大部分人都忘记了他的本名,是颇有戏剧性的。我不想就他是否应该获奖而言,因为他自己说过,他的作品,或者说文学、文化,应该是超越政治的,所以老拿政治因素出来说事无疑是让人反感的,公知们想着一切办法来抨击政府,本就没什么节操,也就无所谓反感不反感了,毕竟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有受众跟随的。

我承认我从来没有看过莫言的任何一本小说或者其他作品,也许某个时候曾经在书架上瞥过一眼,也只是在记忆中停留了几秒钟。就算是最知名的《红高粱》以及根据其改编的电影,我也没看过,昨天有时间看了半部《红高粱》,想从其中感受到诺奖评委所说的”魔幻主义和现实主义交汇”,估计是我境界实在是太低,看书看小说从来都不会去体会作者写作时的思想,反正我没看出太多东西来。因为我看小说得到的,从来都是最后自己对情节的记忆,对故事的思考,要我天天像中学生一样去体会文中中心思想,文章主题什么的,玩蛋去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