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客家人

在外人面前一直称自己是客家人,其实真的算起来,我只能算是半个客家人吧,因为小时候成长环境的关系,一直没有与人用客家话交流的条件,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操浏阳话,长辈和我说客家话,我只能用浏阳本地话回答他们= =.但是我一直都是把自己当作客家人对待,并深以为荣.说到底,大概是一种归属感吧,客家人之所以被称为客家人并不是因为好客的关系,但是现在很多人都将其理解为好客了,这也是因为客家人确实好客的原因吧.

客家人发源自中原,最初生活在晋中等地,目前山西还残存着一些方言岛,其中的语言不知道跟客家话还有多少关联.客家人因历史上的战乱多次往南迁移,从中原大地直接避到了赣闽,然后再从历史上两次湖广填四川和赣闽填湖广慢慢地形成了今日的分布局面.研究其迁徙轨迹的话,完全可以称之为最纯正的汉人,客家人和南粤的汉人一样,千百年来,操着乡音一直传承下来,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没怎么改变,后来分散开来才在地理隔离的原因之下而被各地原有的方言所影响,成为今天互不想通的局面.

Continue reading →

谷歌与不作恶

谷歌的名声向来与“不作恶”挂钩,这算是他们非官方的座右铭了。不过随着一个企业的发展壮大,其趋利的本质变和“不作恶”发生了冲突。诚然,谷歌从建立到今,都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我目前用的大部分互联网服务都是谷歌家的,我的手机是Android,我的浏览器是Chrome。所以对此我也心存感激,从一个商业公司来说,谷歌做的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义务。

谷歌不作恶

这次把谷歌推向骂名的恰恰是他们最受好评的服务:Google reader,从我开始用RSS服务开始,reader就是我不二的选择,首先并不是因为它是最好的服务,而是因为它是谷歌的服务,用谷歌的服务,让我感到放心,背靠一家大公司,一个产品会相对更加稳定,即使在创新和用户体验方面不如其他新产品,但是在网络线路,用户积累等方面的优势,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超越的。

Continue reading →

文化没有制高点

    恶搞杜甫图画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凤凰网博客一篇文章《杜公有灵当莞尔》,对这篇文章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杜甫在世几十年,郁郁不得志,反而在死后留下千古盛名,不得不说是时代背景使然。而在其时代的上千年后,杜甫因为一幅教科书的插画而重新走红,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深思了,有人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是学生在巨大压力下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而已,其严重性却被各种专家不断夸大;有人说这是对文化赤裸裸的亵渎,这是传统文化的耻辱。我也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吧,我离画那幅插画的年龄不远,两三年而已,而且我还是个偏执的古典文学爱好者,至于是否偏执到了卫道士的高度,那就不得而知了。对这件事情,我认为,文化没有制高点,也不需要制高点。

    从小就喜欢古典文学和国学,因为古典诗歌和散文的表现方式相当自由奔放,往往几行文字就是情感的超级迸发,而被人称为“诗圣”的杜甫,也因为其忧国忧民、现实主义风格的诗歌闻名于世,整个时代都在他的诗中。在涂鸦教科书杜甫插画一事上,我认为无所谓尊重不尊重,文化是前行的是发展的是大众化的,大众化的娱乐就是当代最流行的文化,当代人没有资格评论现在的文化走势,功过自有后人评。传统文化需要传承,这何尝不是一种传承的方式?几个学生因为上课无聊因为学业压力拿支笔乱写乱画一下有什么错?这种事情有必要上升到文化道德的高度?哪朝哪代没有几个考生在考卷上乱写乱画的?为何古时荒诞今人笑,今世不羁万人伐?我毫无顾忌地说,杜公那幅画,我也是画过的。。。。至于画成什么样了,早也不记得了,但凡是本语文书,要是没在上面花几个圈圈涂几个鬼脸,我都不好意思说翻过那本书。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