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尼采曾经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历史上也从不乏这样的例子,无数人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帜行流氓之行径。历史上的民粹主义,或者三十多年前的文革,莫不如此。民粹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的东西,他们是广义爱国主义的基础,因为爱国首先应该基于排外,没有排外思想的存在便不会有民族荣誉感不会有民族优越感,更不会有无谓的爱国主义。但是民粹主义的发展无疑让爱国这个词变得狭隘和不堪。民粹是一个国家宣传机器生产出来的怪胎,一个体制下的变态。

打砸同胞的日系车,上街游行要求抵制日货,打砸日货,却用着索尼的手机,用着佳能的相机在记录这赤裸裸的犯罪,是无知还是无脑?

打砸日货

对自己的同胞做出这样的事情,与那些藏独疆独的打砸抢事件有什么区别,既然是上街游行,除了我们要表达的意向之外,首先应该考虑的,就应该是公共财产和个人财产以及游行队伍的安全问题,而这些暴乱分子,却把这样一场正义的活动变成了笑柄,变成了针对人民的犯罪。想抵制日货,请先抵制蠢货! Continue reading →

男孩的战争梦

滚出黄岩岛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战争梦,就像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梦,人类的英雄主义情结大都发源于此。可如果要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追根溯源的话,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从思维本身诞生以来,英雄主义,战争梦就根植于所有生物的意识中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又来个纯理论性的长篇大论,因为任何没有论据的长篇大论都只能算是废话,没有什么论据的话,我很难写出一篇长的足以在文中插入广告的文章。看看我之前的文章就可以发现,短一点的文章中一叶从来不敢插入广告,因为我觉得那样对阅读体验太差,排版布局效果很不美观,而且也算是不尊重读者了。

    从古至今,战争和英雄主义情结都长存于人们的心中,我认为它来源于教育,表现在爱国行为中。最能够直观体现这些东西的,莫过于这次中国和菲律宾黄岩岛对峙了。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黄继光堵枪眼,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邱少云不惧火魔”这样的典型的英雄式教育,它灌输给了我们很一致的价值观。这种教育对于我们的影响,远远比“雷锋精神”这一类思想要更加震撼和深刻。这种影响,在我们人格形成、成长、定型的道路上,始终陪伴着我们,终生也无法摆脱,也造就了今日的你我。它教会了我们感恩,教会了我们自由,教会了我们坚强,教会了我们无私;同时却也教会了我们偏激,教会了我们仇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