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谎

鉴于我每次都能把日记写成周记,乃至一篇文章三个月都写不完,所以就没再给自己限定任务了。最近又接到几个任务,我感觉遇到了困难。对于我来说,去批评、去谴责、去指桑骂槐或是春秋笔法都不是问题,但是让我毫无保留地去夸一个人或是夸奖某些事物,我暂时真的没法做出来。就如同有人跟我说的一样,说出问题所在不难,解决问题才是真有本事。而我的特长似乎就是发现问题和说出问题,现在不让我说出来,我就像吃了苍蝇。君不见,这周火气上脸,头上一个包,耳后一个包了。

嗯,拖延症发作,以上文字拖了一个多月没往下写,今天放假,又来填坑了。在写完这篇文章的开头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说2015年过完了,迎来了2016年,但是今年我连每年一度的新年致辞都忘记写了,所以早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Blogger了。前两天,也就是上个周六,参加了公司的年会,作为非官方的摄影师,被既定的摄影师撂的挑子砸到了头上,所以拍摄了大半场的年会。说实话,今年的年会挺失望的,相比去年在前东家的时候,虽然气氛要热烈很多,但是下边怨气却是相似的。自从1月初公司调整之后,运营工作人员大多过得浑浑噩噩的,不仅是交接方面,即使是工作态度上也说不上有多积极。似乎每到年底人心思去的传统又来了,我同样又走到了十字路口。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