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没有制高点

    恶搞杜甫图画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凤凰网博客一篇文章《杜公有灵当莞尔》,对这篇文章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杜甫在世几十年,郁郁不得志,反而在死后留下千古盛名,不得不说是时代背景使然。而在其时代的上千年后,杜甫因为一幅教科书的插画而重新走红,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深思了,有人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是学生在巨大压力下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而已,其严重性却被各种专家不断夸大;有人说这是对文化赤裸裸的亵渎,这是传统文化的耻辱。我也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吧,我离画那幅插画的年龄不远,两三年而已,而且我还是个偏执的古典文学爱好者,至于是否偏执到了卫道士的高度,那就不得而知了。对这件事情,我认为,文化没有制高点,也不需要制高点。

    从小就喜欢古典文学和国学,因为古典诗歌和散文的表现方式相当自由奔放,往往几行文字就是情感的超级迸发,而被人称为“诗圣”的杜甫,也因为其忧国忧民、现实主义风格的诗歌闻名于世,整个时代都在他的诗中。在涂鸦教科书杜甫插画一事上,我认为无所谓尊重不尊重,文化是前行的是发展的是大众化的,大众化的娱乐就是当代最流行的文化,当代人没有资格评论现在的文化走势,功过自有后人评。传统文化需要传承,这何尝不是一种传承的方式?几个学生因为上课无聊因为学业压力拿支笔乱写乱画一下有什么错?这种事情有必要上升到文化道德的高度?哪朝哪代没有几个考生在考卷上乱写乱画的?为何古时荒诞今人笑,今世不羁万人伐?我毫无顾忌地说,杜公那幅画,我也是画过的。。。。至于画成什么样了,早也不记得了,但凡是本语文书,要是没在上面花几个圈圈涂几个鬼脸,我都不好意思说翻过那本书。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