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感受到婚姻的神圣

9月9号,老表的生日,在中秋三天假值了一天班的情况之下,请了一天假,去凑了个热闹。说实话,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同龄人的婚姻,第一次是参加发小的。在很多初中同学孩子都能够打酱油的时候,我对于婚姻还完全没有概念,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

在我的规划里面,婚姻应该是接近30岁左右才会考虑的事情,虽然爸妈都说自己身体不好让我早点结婚,但是我觉得从相识到相知没有几年是无法完成的。但是参加我表哥这婚礼,真的让我对婚姻有了憧憬。

表哥比我大两岁多,也就是说今年25岁了,对于男人来说,正是要开始考虑结婚的年龄了。他在雪佛兰经销店里卖车,凭着自己的口才和勤奋,现在也算是创出一番事业来了,和女朋友爱情长跑了好多年,终于结成正果。在新娘父亲将新娘的手交给他时,他无法忍住突然迸发的情感,在台上哭得像个孩子,而台下的人们,没有人哄笑。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看到的只是他的真性情,是他的幸福流露,所有人都只有祝福。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小城情怀

人人都向往大都市的时候,我这未曾经历过大都市生活的人,却已经开始厌倦这钢铁巨兽了。在衡阳呆了3年多了,仍旧没有习惯这N线城市的日子。魂牵梦绕的,都是山城浏阳,甚至是白墙黑瓦的东门,上东小江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或许是看多了文人墨客笔下的烟雨江南,便一直期待那种河边双层小木楼,水上乌篷船,不远便是一座仅能过轿的圆拱桥,河边长廊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小贩的叫卖声,老人们逗鸟下棋的闲情逸致,我只求一间河边靠窗的二楼房间,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恍然世外,只有书香墨香环绕。

这应该是只有电视中才能看到的景象,或许是民国的江南,或许是更早的。此生永远都难以遇见这般景色了吧。烟雨江南毕竟只是一个梦,不过对于大城市的那分冰凉,我实在是太过厌倦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