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再见。继续下一段生活

2月26日,过完年上班的第二天提出辞职,然后走流程,3月2日就正式离职了。用隆总的话说,对于想要离开的人,他从来不挽留,但是在外打拼几年想回红网,还是热烈欢迎。找其他几位老总主任签字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说法,还跟隆总谈了一下以后职业发展的问题,即使在最后一天,仍然收获了些经验。

今天本该是可以睡懒觉的一天,但是一直以来每周六天早起的生活过习惯了,突然让我睡到中午还是挺难的,又忘记关掉闹钟,于是7点半就醒来了,用手机看了几条微信公众账号的内容,习惯性地翻了翻cnBeta的新闻和评论,看累了倒头继续睡到了10点。然后起床洗漱,开电脑,准备简历和求职信,开始过渡期间的生活。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这是完完全全的裸辞,由于公司走流程太快,没有辞职后继续做一个月的要求,向主管领导提出辞职不到一周就正式离开了。也终于给自己找了个可以让脑子休息一下的空窗期,放松休息几天,想想怎么应付接下来的情况,如何选择下一份工作。3月10号去北京的火车,看看能不能在帝都谋得一份差遣吧。

要求奉献是最大的剥削

上周春节期间值班表拍出来之后,整个人都懵了,虽然明知道只有三个人,不管怎么排至少都要上两天班的,但是发现自己初二初三值班,加上之前称春节期间必须在公司值班,不能在家中值班,心里的那点火焰也被冰水浇灭了。七天的假期,回家半天的车程,回程再半天的车程,两天值班,也就是说只剩下4天了,加上初六那一天还没有安排,也可能要安排值班,有可能今年过年只放三天假。

呵呵,碰上这样的情况,还能再说什么……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最后一根稻草了,把我对于继续从事传媒业工作的最后一点幻想给掐灭。传媒人确实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平时的交流当中就可以感受到大家对于行业发展,对于新闻的那些理想,那些操守,但是形势比人强,这些理想最终都只能在我们的工作QQ群里面化作牢骚、化作自嘲,该怎么办还是要看上边宣传部门、主管单位的脸色。

Continue reading →

工作一周有感:长尾面向用户而非搜索引擎

算上值班,再把放假给去掉,在红网工作一周了,每天干的工作不能说非常满意,也不能说不满意,反正就是比较熟悉的工作,每天过着小日子,偶尔为了完成一天的任务自愿加点班,周末再悠闲地值个班。工作内容也正是我一直以来做的那些事情,不过除了熟悉的那些东西之外,也学到了一点东西。以前毕竟不是专门做内容的,所以一直以来对长尾关键词并没有太深刻的感觉,总觉得长尾就是顺其自然,按照自然语言写着去,然后用户自然而然就会搜索到你了,可是工作几天之后,也跟着肖总学了一点炒作和取标题之类的技巧,发现长尾与其说是SEO和内容类工作,不如说是产品类的工作。

对于我目前所在的红网问答平台,工作重心无疑是三点:

  1. 内容的建设,要有精品的原创内容吸引用户和爬虫
  2. 外链的建设,必须增加软文和链接方面的投入,这个不能吝啬
  3. 产品:即长尾优化这些,也可以说是用户体验、用户心理的研究。

长尾关键词的确定其实就是对用户心理的一种迎合。提前预测各种热门事件当中,用户会用怎样的词语去搜索,所以长尾词其实就是对于自然语言的一种简化处理,具体到问答平台,就是”为什么,是什么,怎么办“这类自然语言中最常出现的词语与热点词组合起来去吸引用户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