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一行

被各种事情磕磕绊绊,在接到面试电话之后将近一个星期才往广州赶,终于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这次出行应该是火车旅途中比较舒适的一次了。继续延续我一上交通工具就犯困的光荣传统,五个多小时就是在醒醒睡睡中度过的,一开始是湘南平原地带,跟衡阳差不多,但是跟浏阳客家白墙黑瓦的徽式民居已经显然不同了,往南走,房屋似乎也越来越低,低到整个房子可称之为扁的地步。

然后,山峦愈多,接近南岭,郴州一带似乎也是很明显的喀斯特地貌,大片的石山,杂乱无章的石头惨淋淋暴露在外,跟在桂林看到的有点像,只是没有桂林那般诡奇罢了。然后便是在南岭的肚子里不断地穿行,手机信号是不用妄想了,还是趁着天色尚好,多看看外边的景色吧。看着那些奇山异石,我在想古代岭南被当作流刑之所,被视为不毛之地,除了瘴厉横行之外,是否也是因为南岭的缘故?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