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预谋已久的线路

我要说的这次旅行还没有发生,我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实现,也许是这一份工作辞职时,也许是下一次工作辞职时,不过我觉得要一次性走完完整的路线,可能是退休之后的事情了。这条路线无关文艺、无关清新,对于我来说,它的作用可能更像是重塑信仰亦或是坚定信仰。因为我现在也不确定我有没有信仰,虽然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我的祖先崇拜和历史崇拜,但是那可能是对文化的敬仰而非我个人的想法。

在了解自己这一支客家人千年以来迁徙的路线之后,我萌生了重走一遍客家人聚居地的想法,可以先从河洛晋中走起,到淮南和江东,再到江西和闽中闽南,最后到达梅州,再从梅州返家,基本上就模拟了一次祖辈千年以来迁居的步伐了。事实上,相比走完这条线路,我更想仔细看看路上的风景,看看客家人这上千年的变化,是怎样的传统让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宁卖祖宗田,不变祖宗言”的,究竟是怎样的变迁,让客家人一直称自己为客家人,几十代人之后仍然心系千年之前的故土。

下下周,踏上这些零星城市的第一站:南京。六朝古都的魅力我从未体会,也不曾听到真人说吴侬软语,所以这次趁着一个发布会,在南京多呆两天,感受一下这片汉人的故都,历经盛世与战火的土地。

宗族的力量:门阀政治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元宵之前写的,然后就这样晾在那里两个月(我也不知道发出来的时候是几月了),直到今天发生一件事情才想起来。今天把周末轮班值完就直接往火车站赶了,回去送点东西同时也是搬行李来长沙,由于今天才买票,错误的估计了调整之后的运力,等我买票的时候已经没有坐票了。好吧,写完前面这句话,又是小半个月过去了,似乎这篇文章永远都要写不完了,请原谅一个拖延症患者,对于我来说,时间永远都“还很多”。

这几天看知乎,发现又有人掀起了一波黑汉语黑中文的趋势,似乎互联网也回到了民国新文化运动那个全盘自我否定的年代。有题主就说了,汉语里面把亲戚分那么清楚,舅舅、叔叔、表姐什么的都有专用的名词,甚至还有多种叫法,而英语里面都是unclecousin这样含糊地叫。然后下边的回答里边就有人一针见血: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最重要的恰恰是家族与血统的文化。在中国,自古治家就是一门学问,可以提到治国高度来看的学问。血统与乡情是最好的凝聚力,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疆域辽阔的国家,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血统、亲情、家族等标签,在古代并不如现在一般无力。

Continue reading →

恐同与反同:矫枉过正的眼光

Mozilla新CEO辞职了,这位Javascript之父的人生似乎从巅峰直坠深渊,仅仅是因为他为反同性恋组织捐过款,然后就被内部外部的压力一起赶下台了,我梦想终点处的工作单位——Mozilla让我有了一点退却,你们能够容忍同性恋,却不能容忍反同性恋的?

有人说,同性恋是一种自然界之中广泛可见的现象,无论是在动物还是在人类历史上都非常常见,中国古代甚至有娈童之风,士子清流以男男之风为风雅,甚至互相攀比自家娈童。不过不管哪朝哪代,同性恋都不算是个正常现象,可以说只要是同性恋,就会受到异样的眼光,莫能逃避。就算士子清流以为风雅之事,平头百姓却不会如此看待,士子清流以为风雅的事情多了去了,可是现在去翻翻正史野史,有几个人认为那还是风雅之事的?

所以支持同性恋群体的人远比同性恋群体矫情,很多时候支持同性恋群体的人是将自己的那点同情心爱心从猫儿狗儿身上转移到同性恋身上,让人们来支持这群“弱势群体”,可是同性恋群体真想被人视作弱势群体吗?这个问题我也不能够回答,只能说,用完全的同情去博取权利和地位的人都是傻子。同性恋或许可以合法化,但是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观念没有改变,即使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了,两个大男人走在大街上亲亲我我甚至深情拥吻,就算你们是合法夫妻(夫夫?),可是抵得住大街上满街人看动物园里大熊猫一样的眼神么?你经受得起家长看到你们时对小孩说(快遮住眼睛,看了会得病之类)的话语吗?将同性恋公开化合法化显然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对于同性恋,我一直觉得挺恶心的,那种反性别的恶心,就是男的娘化,女的爷们化,也可能是我生活中从没见过两个阳刚型的搞基?还是根本就没有那种俩爷们性格的基友?

可以说我食古不化,因为我本就是客家礼教培养出来的产物,而且我对此深感骄傲,我觉得客家人秉承客家祖制没什么不好的,袭我汉家正统,传我千载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