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需要民主,我希望有一天____

将人生中的第一次合法投票投了弃权票,算不算是放弃了一直想要的“民主”,投弃权票,只是因为我对三个候选人一无所知,更别说他们的政治立场,他们在人大上将会说什么,提交什么议案了。我决不能容忍我投票的对象最后反过来侵犯我的权益,拆我家房子,封我言论,夺我自由!所以,我宁愿一票齐全,或是随便加上一个什么人的名字,以表达我对那些平凡斗士的尊敬。只能说,投弃权票算是最负责的态度了,在新浪微博上请教了一下邓飞老师,他说明年我或许会做得更好,可是我想的是,明年轮得到我投票么。

我从不相信高尚的政客,只愿相信高尚的制度,只有全民公投,将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权利交给人民,一人一票,才能达到最大的公正,最大的民主,才能知晓人民最迫切的需求,才能使官僚有所顾忌。在网上混多了,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中国人还不具有拥有这么大权利的前提条件。对那些人,我就想说一句话:我QNMLGB!民主与自由乃生而享有,选举和被选举权自成年起就该具备,何谓不配?你们是不是又想捧出所谓的劣根性论?你们的理由,不过是:国人多贪小利,容易被误导,容易被金钱或者承诺收买。试问,十三亿人,一人一票,谁能收买?百花齐放,谁能一手遮天误导所有人?至于那些用承诺忽悠公民的政客,我们随时可以把他们赶下台,可是现在,我们可以吗? Continue reading →

寝室断电和灵异事件

鬼来电    上周周日晚上正准备看直播的时候,寝室直接断电了。而南华大学的水电中心向来是南华最牛B的部门之一,每天上班不到4小时,还有双休日,服务态度什么的就更别提了,你跟她谈态度,她跟你谈素质,你跟她谈素质,她跟你谈教养,你跟她谈教养,她说你叫什么名字,把你们班主任叫过来。。。。这特么哪是服务部门啊,简直是中央权力机关啊,赤裸裸的官僚啊。

    于是,大家都不想去跟水电中心的八婆们打交道,大家互相推脱,周一谁都没去充电。于是断电一直持续到了周二的下午,去充电回来的路上还淋了一身的雨。就这样摸黑摸了两个晚上,被逼的直接上一教去自习了。

    寝室仨考研的,因为我经常熬夜,所以电脑屏幕的灯光会有点影响,恰好又有个室友对光线超级敏感,所以就在自己的床前把床单挂起来,当作是个遮光的帐子了。然后对面床的不干了,说这样挂起来跟灵帐一样,把寝室搞得跟灵堂一样,太渗人了。最后我们决定,干脆放个鬼片,把气氛弄得更阴森一点。于是就打开电脑开始放《午夜凶铃》,说实话,我没有看过这部经典片子,因为我一直不喜欢看恐怖片,估计是小时候一个人在家看鬼片留下的后遗症。

    放电影之前我们还在讨论到底是放《午夜凶铃》还是《鬼来电》,结果《午夜凶铃》播放不到5分钟的样子吧,一阵陌生的铃声让我们全身冰凉,因为这不是电影里边的音乐,而是我们寝室里的声音。找了半天,是室友一个坏手机的闹铃响了,问题是,那个手机坏了两个多月了,屏幕也不亮了,而且此前从来没有响过。这时候却恰恰在午夜12点整响起,这是什么情况?大家果断上床睡觉,本来准备熬夜的我也放弃了这种可怕的想法,赶紧钻被窝里去了。

    一直没查出那手机是什么情况,因为屏幕坏了无法显示。经一致决定,把那手机电板卸了,免得再半夜出来吓人。

官僚入骨,民主盲流

    最近一段时间,经历了一系列小事,虽说是小事,带给我的影响和烦恼绝对是大的。体制的弊端和执行效率之低下让我不敢踏入体制,为了自己的声名着想嘛。说到体制,曾经看见过几个帖子,留学生回来后被直接问想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发展,大多数人对此反感,我也一样。体制就好比一墙壁垒,将官与民分隔开来,我并没有贬低官或民的意思,只是说这种体制的存在或许已经不合时宜,但打破壁垒终究需要时间,在体制下生活的我们,只好继续供养体制内的人们。

    开学两周,前两周的时间里,大多是补考及换届事宜,各学生会班委社团都忙着换届,我闲着没事也去了一瞎新班的班会,事关选举,关乎我的利益,必须需兼顾一下自己的利益嘛。最终的选举结果和我的选择很接近,高兴的是,那些满口官腔的都被刷下去了,悲哀的是,他们都只能算是孩子,二十出头,从来没有直面过社会人际关系,却满口“完成领导的指示”“完成上级部门安排的任务”,官本位思想显露无遗。官僚主义官僚思想官大于民思想早已深入人心,甚至比民主更加深入人心。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事情,官僚心态和自由民主从人类诞生那天就已经植根于人类的脑海了。上位者想夺取他人的自由和民主来膨胀自己的权力,下位者想打破官僚来享受自由的快感,同时却幻想着某一天自己高高在上,支配芸芸众生。在中国,修仙道就是这种思想的具体表现,史上但凡想得道成仙者,无一人可谓之无欲无求,既无欲,何求?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