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族的力量:门阀政治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元宵之前写的,然后就这样晾在那里两个月(我也不知道发出来的时候是几月了),直到今天发生一件事情才想起来。今天把周末轮班值完就直接往火车站赶了,回去送点东西同时也是搬行李来长沙,由于今天才买票,错误的估计了调整之后的运力,等我买票的时候已经没有坐票了。好吧,写完前面这句话,又是小半个月过去了,似乎这篇文章永远都要写不完了,请原谅一个拖延症患者,对于我来说,时间永远都“还很多”。

这几天看知乎,发现又有人掀起了一波黑汉语黑中文的趋势,似乎互联网也回到了民国新文化运动那个全盘自我否定的年代。有题主就说了,汉语里面把亲戚分那么清楚,舅舅、叔叔、表姐什么的都有专用的名词,甚至还有多种叫法,而英语里面都是unclecousin这样含糊地叫。然后下边的回答里边就有人一针见血: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最重要的恰恰是家族与血统的文化。在中国,自古治家就是一门学问,可以提到治国高度来看的学问。血统与乡情是最好的凝聚力,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疆域辽阔的国家,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血统、亲情、家族等标签,在古代并不如现在一般无力。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