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光:文人笔记中能读到些什么

前段时间京东搞活动,跟室友一起买了9本书,她两本,我7本,买来放了半个月,都没有开始看过,十分惭愧 。于是在周六单休那一天,下午花了两个小时翻了一翻几本书,虽然买书的时候就是千挑万选,才挑出这几本书的,总体比较满意,但是看到那本小小的俄罗斯新科幻小说时,感觉还是上当了。虽然亚马逊的界面奇丑,京东在图书信心这方面的信息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跟所有的商家也样,任何一本图书的介绍页面上,都满满的是溢美之词,加上大片各种大小媒体的书评。不过除了这一本书,其他老舍先生、季羡林先生的书,还是非常值的,按照我现在买书的速度,我觉得下次搬家的时候可能小半行李都是书了。

一个下午就着一杯热茶,看了季老的《读史阅世九十年》,光是前面的几十页,就叫我觉得这书值了,就算只买到前面三十页也值了。如果我早生十年,我也一定会加入给季老写信求解惑的大潮当中。当看到“随心所欲不愈矩”那一段,真的心里起了共鸣,唯有季老这个岁数,笔耕不缀,日日如此,却还能有如此好的心态,才叫人觉得分外稀奇。九十不稀奇,光岁数来说,现在九十确实也不稀奇了,但是九十岁不说老态龙钟,大多数这个岁数的人也是暮气沉沉了,而季老将其长寿和精力的原因归于“喜欢吃的就多吃点,不喜欢吃的就不吃、少吃”,我也是非常同意的。若事事皆矫情,人生几十年,就没有多少乐趣了,过于功利性地去追求长寿,就落了下成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