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误区之孝文化的缺失

    最近有件事情对我的打击很大,一个表弟辍学了,从小感情就很好的那种,他爸爸也就是我唯一的舅舅也从小就待我们几个外甥非常好。表弟在初二那年还俨然是全家的骄傲、成绩上的有声,可是一到初三却越发的叛逆了,一天到晚和几个同学到处跑,难得在家吃顿饭,经常一嘴的烟酒味,整天几个人一身非主流的打扮。幸亏底子好,最后终于考上了高中,让舅舅舅妈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进了高中之后仍然和一群初中同学到处闯祸,没一点心思放在了学习上,在家里更是谁说的话都不算数了,对自己父亲没有了一点尊重,反而横眉咧嘴的,一副看见了仇人的样子。我舅舅为这事几乎都气出病来了,一家人整天活在压抑的气氛里,舅舅、舅妈、外婆整天都为这事发愁,每天起早贪黑给他挣学费,还清为他治病欠下的债款,同时还要担心他闯出什么天大的祸来。

    最新的情况是这孩子读了半年高中,退学打工去了,干了几天被老板骂了,一气之下辞职不干,就和那几个没考上高中的同学一起去打工了,高兴的是大家都知道他性本善,重情重义,只是性子太倔,虽然在读书这一条路上没干出什么来,也许还能在别的路上闯出点名堂,坏消息是他那几个朋友的作风都不怎么好。舅舅嘴里说是本想管他的死活了,可是每次我去的时候主要话题都是表弟。本来全家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他却不肯为家庭争一口气。

    Continue reading →

及笄而殇,是为不孝!

    这篇文章写了有半个月了,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头,如何结尾,如今事情也随风散去了,所以这文章便也没有了新闻时评的意义。而我本人,也绝不愿把一个花季少女的死当作一篇吸引眼球的新闻来写。之所以写这样的文章,是因为我也曾长期徘徊在那条解脱或继续忍受的分隔线边缘,我曾经感受过死亡的气息,但是心中只要尚存一丝清明,便不敢也不会轻易让自己解脱而让父母遭罪。

    大概就是半个月之前,南华大学南校新一栋一位19岁的大一女生跳楼身亡,具体是什么原因让她下这样的决心而放弃世间种种,可能没有人会知道了,而流言蜚语大多枉测,我丝毫不敢信其一。如果用我的视角来描述事件发生地点的话,那就是在我们宿舍楼的对面,离我们不到50米的地方。这样一件事情,有人无比震撼,有人已经习以为常,有人竟敢对其加以调侃!死者为大,这篇文章或许有对死者的不敬,但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古时男子及冠,女子及笄,表示已经成年,照理说就应该养活自己,开始孝敬父母了,但是由于时代的发展,我们仍然驻留在父母养育的阶段,这种时候选择放弃世间种种,实在是对自己和亲人的不负责。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