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蚕桑事》序

少年蚕桑事,我的前二十年回映。我是客家人,我父母,我祖父母,我外祖父母都是客家人,可是唯独我不会说客家话,对此我深感愧疚,感觉就像是几千年的文化传承,在普通话和浏阳话的夹击中,就那样在我手里断绝了。

之所以开始写这部少年蚕桑事,是听我外婆讲我儿时故事而起的灵感,然后我就把这灵感记在keep上了,就如同我之前的一篇文章所写,我习惯将记忆写下来,以至于过年回家翻东西的时候找到了初中和高中留下的4本日记,那几乎记录了我中学生涯中所有的心理故事,于是,何不把能够回想起来的记忆都写下来,让互联网永远保存下去呢。从开始记事到写到厌倦,看我能从中得到什么,看我能坚持多久。也让那些愈模糊的往事得以存留,方便我随机读取,记起我还有个美好童年。

Continue reading →

一场山火

就在家附近,离我家几百米的地方,一场山火燃起了,刚开始以为是谁烧山造林呢,因为那座山本就被砍了一半了 ,是邻居家准备用来种果树的。后来看着看着发现不对劲了,火借风势一路往上走,明显越过了火路(方言,隔火带的意思,就是在山上砍出一条空路来,将火势阻断),直接往山顶上走了。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大火已经开始蔓延到另外一个山头了,然后大家才开始喊着打火(灭火),结果截止到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林业相关人员和警察叔叔们仍然还在山上,灭火的灭火,调查的调查。据说是邻居家奶奶烧田埂上的杂草时引起的。反正这次闹大了,几个山头,火势延及几个村子,几乎整个镇子都能看到浓烟,烟霾挡住了好大一片的放的阳光,本来万里无云的晴天变成了阴霾天。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