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程

终于回到了学校,又回到了有互联网的电脑面前,在家里的一个多月中,忍着没去办理宽带,因为家里那边的中国电信弄个4M的宽带都至少需要2000元,不是出不起钱,而是吞不了这口气,这是明摆着宰人,这是彻底的垄断和作恶。

回趟家,谈论最多的事情便是就业方面,大多数亲戚都鼓励我去考公务员,因为这个稳定,而且有一定的关系,叔伯们可以扶上一把。不过我似乎对这种诱惑没啥感觉,一直以来都是个理想主义者,自由乃是最爱,并非不用上班或是上班像个公务员。我是理想主义者,受不了每天看着自己的梦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