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解析之笃文好古

    笃文好古这个词是我在一个同学的生日聚会上说出来的,当时大家玩酒桌游戏,彼此不怎么认识,于是规定大家用三个成语形容自己的性格和处事,我用了”笃文好古”这一词。

    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受到书本影响,虽然我对于儒家的礼文化一直很不屑,可是我自己却非常讲究礼仪方面的东西,和我父母是客家后裔也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客家人对于礼仪的要求非常严格,很多地方还能看到程朱理学的影子,特别是在红白喜事和孝文化方面,还非常传统。这些东西,对于我个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些算是从小的环境影响。

    另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我初中高中时期读过的很多书,那时候几乎是对古典文化疯狂的时期,梦想着像众多魏晋名士一样过上隐居生活,像稽康那种人一样自由挥洒,现在看来,当年的想法确实太天真太幼稚。初中时期是我性格基本形成的时期,也是最叛逆,最偏激的时期。总觉得世间充满污秽,对整个世界充满了绝望,根本看不到未来的路。同时脾气见长,跟父母亲人经常闹别扭,长期跟我妈冷战,反正就是不想呆在家里。相信年轻人都有这样一个时期,或者怀着不切实际的梦想,或者满腹对世间的愤恨,叛逆是我们的标签,非主流是我们的思维,总盼望着自己与众不同。我很高兴我的叛逆期来的这么早,让我在高中时期能够更加理性地对待每件事情,让我现在能够这么淡然。让我没有把非主流的一面展现给那些永远不会忘记的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