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古香

买政治冲刺试卷的时候顺带买了一本《说文解字》,本来准备买一本带白话的,后来想想,那便失去那种读古书的韵味了。于是最后到手的是竖排篆体字和小楷混排的仿线装式书,嗯,只差线装了。

对古韵开始感兴趣始于对客家文化的了解,唐诗宋词今日读起来不押韵,可是用客家话或是粤语这些古汉语传承下来的方言却朗朗上口,颇为通顺,由此可见,不是古人之错,而是普通话之错。崖山之后再无中华,崖山之后亦再无雅音。中古汉语仅存于南国一隅,而被蒙古人和满人胡化后的北京话取代中原雅音成为了官方语言,在历史上,这本就是民族之耻,不仅亡国,乃至连自己的语言都被消灭了,何其之悲惨,而今早已华夷之辨不分,祖先之语不传,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