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阿姨家的猫

去年来北京时,因为对北京的黑中介们过于担忧,所以没有选择自己寻找房东,而是直接用了链家的服务自如友家。说起自如友家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不用自己管公共区域的卫生了,半月一次的保洁服务以及不用另付网费,对我来说省却了很多问题,也省了一些合租的磨擦。去年11月,搬到了现在的房子,搬进来的时候另外两户已经有了住户,旁边的是一对老年夫妻,对面则是一对青年情侣。

付完房租之后给房间搞卫生的那天,就发现了隔壁阿姨养的猫,被称为“伊兹戈”(音),具体是那几个字我是不知道的。据阿姨说这是他们儿子养的猫,现在他们和儿子一家分开来住,猫就陪陪老夫妇俩了。每天都能够听到阿姨“伊兹戈”、“ya兹戈”、“yo兹戈”、“ye兹戈”、“gege”的喊声,亲昵之意可见一斑。

伊兹戈

但和很多人家里傲娇的喵星人不同,伊兹戈倒有些猫中哈士奇的味道,蠢萌蠢萌的。一脸的不高兴表情似乎是天生的,在阿姨多样的称呼面前,我感觉伊兹戈已经有些懵逼了,所以每次它失踪之后靠喊是找不回来的,只有在它看到你的脸时,才会跟着你回来……

居北京一周小记

久违的周末,总感觉有那么一点不真实,六点半醒来就刷了几遍Feedly,看看今天有没有值得加班的新闻,然后再睡了个回笼。相比于红网安逸却心累的日子,在这边的生活丝毫感觉不到心里的疲劳,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比以前还要长的工作时间,比以前更费神的文章,更加要注意要求的编辑规范,但是丝毫不觉得累,只有没做好时的一点尴尬和愧疚

正如我前一篇文章所说,在这里,恨不得自己从前每天都沉浸在这一行当中,每天都折腾着各种小玩意儿,那么现在就可以跟各路达人畅聊各种产品了。来到北京,眼界实在是大大地开阔了,真是一个上进的好地方,无论是文化还是经济给汇集起来的人才,给了这个城市太多的优势。我想,如果要我现在形容北漂这一现象,我会说,是天下汇集而来的人才成就了北京,反之,北京也成就了很多个人。

Continue reading →

再别,长沙。

踏上长沙开往北京的G84列车,今天就应该是我今年在长沙不多的日子之一了,也许是倒数一二天。从今天开始,就要阔别“豪宅”,钻进“蜗居”,正式开始北漂生活了。很多人劝我不要去北京,原因多是环境啊,交通啊,生活节奏啊等等,这些我也仔细想过,但是像SMZDM这么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后面几年可能真的要后悔了。而我向来是那种事前较犹豫,而当断则必断的人,一旦下了去北京的决定,满脑子就没想过继续呆在长沙了。

我一直都说自己对于长沙并没有归属感,因为我是一个浏阳人,而浏阳方言是赣方言,跟湘语系在文化上就有一定的隔阂,所以我总是说自己是湖南浏阳人而非湖南长沙人。但是说我对长沙没有感情那也是假的,都说古代大战在编队时都是以同乡结队的,因为语言文化上的熟悉能够增加团队的战斗力,另一方面也便于肉搏时分辨队友。在长沙也是如此,甚至说,任何一个湖南人,对于长沙都会比对外省有更多的亲切感,因为这里又熟悉的“塑料普通话”,湖南人对于湘普(湖南味的普通话)似乎特别自豪,即使会标准的普通话发音,仍然喜欢带一点口音来说,这导致我高中毕业之后,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也被带沟里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