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欧洲冠军!

    在慕尼黑,一群老男孩几乎是在绝境中抓住了那么一丁点能算得上是希望的光芒,正是这一丁点的希望,和他们心中无比的渴望,让他们君临天下!在托马斯·穆勒打进那粒头球时,一种绝望的窒息感袭面而来,停止了一切活动,双手紧扣,握得自己生疼,用牙齿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拳头,为切尔西祈祷着。在托雷斯获得那个角球时,我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只是想着再看他们一眼,一定要亲眼送着他们离去。可是全场比赛切尔西的第一个角球,德罗巴的一个甩头,球进了!说不上激动,只是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还有希望。当罗本站在点球点时,脑中一片空白,切尔西又要这样遗憾离开?当施魏因斯泰格罚丢点球时,我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砰砰砰砰地乱撞,世界仿佛没有了声音,只是呆呆看着德罗巴把点球摆好,一蹴而就。然后在初夏的黎明一声狂吼:切尔西,欧洲冠军!

    陪你们六年,经历了太多。我不曾陪伴着你崛起,不曾见过你不可一世,在英超大杀四方的模样,只是在你从巅峰滑落的时候爱上了你,陪你度过了被利物浦点球击败的阴霾,陪你度过了莫斯科雨夜卢日尼基球场的噩梦,陪你经历了斯坦福桥的惊天冤案,陪你经历了被国米闷杀的无奈,陪你度过了被曼联完胜的颓然,直到今天,慕尼黑产生的新科欧洲冠军:切尔西,我爱你!

心跳!英超疯狂落幕

曼城夺得英超冠军

    在QPR被切尔西6比1这样的比分击败以后,觉得这样的球队在曼城面前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基本上大部分人,或者说中立球迷基本上都认为曼城能够夺得英超冠军,谁能想到,曼城44年来的又一个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居然在最后两分钟才落定,曼联在七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当了一把暂时冠军,就像99年欧冠决赛的拜仁慕尼黑,就像当年德甲的沙尔克04。

    曼城赢得英超冠军的比赛,竟然成为这个赛季到现在为止最为曲折,最为心跳的一场比赛,用网友们的话说,看过比这更惊险的,基本上都不在人世了。作为一个非曼城球迷,我在阿圭罗进球的一瞬间,情不自禁的吼了出来,不仅仅因为阿圭罗是喜欢的球员,不仅仅因为夺冠的不是曼联,更是因为,足球,在这一瞬间,迸发了它最为迷人,最动人心魄的魅力。我不知道同一时间全世界有多少人在电视机面前,电脑面前疯狂了,更不知道现场的曼城球员和曼城球迷是怎样的心情,但是当时的我,只有对足球满腔的激情,这样的英超,怎能不爱,这样的足球,怎能不爱。在这一瞬间,我们也许能够懂得,足球为什么会成为世界第一大运动,因为它不只是一种运动,更是一种信仰,虽未超过宗教,却已经融于生活,足球,早已经是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它能够让你将你的所有精神都投入到其中,将你本人代入到球场上,满场飞奔,自由不羁。 Continue reading →

切尔西2-2巴塞罗那: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赛后    对阵巴萨的第二回合之前,切尔西球迷们都在忙着自曝攒人品,或者喊必胜败人品,我只是躺在床上,睁着眼默默地等待着比赛的到来,无论三年前那一场比赛有何内幕,都已经过去,而今天的这一场比赛,就是切尔西的正名战、生死战,在联赛前四希望渺茫的情况下,切尔西在欧冠上的这一点盼头是全队最大的希望。

    这两场比赛之前,心里都是一场澎湃,而比赛之后,一觉醒来,却又都是无比平静,或许是因为09年心中的纠结终于放下了?我不知道,09年正值我高考前夕,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去看直播,只能通过同学的口述,或者厚厚的一叠报纸之间那短的可怜的文章来了解欧冠。当年的巴萨正处于急速上升期,我对巴萨也是一直充满好感,因为他们演绎出了前人不曾踢出的足球,空前华丽的控球,轻松地获胜。在报纸的文字行间和同学的口述下,我并不知道切尔西遭受了多大的冤屈。即使我后来去看了全场录像,我也没有觉得切尔西是被有意黑掉了,毕竟足球场上瞬息万变,身体碰撞有多如牛毛,况且杀死切尔西的,不完全是昏庸的裁判,而是伊涅斯塔的那个进球。或许这样说会惹怒非常多的切尔西球迷和大批的所谓“中立球迷”,可我没办法像他们那样去想,我不善于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 Continue reading →

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

德罗巴敬礼庆祝    昨天晚上本来都躺到床上去了,结果还是爬起来通宵了,只因为害怕自己起不来。三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场比赛。终于,三年之后,切尔西在斯坦福桥堂堂正正地击败了巴塞罗那,没有争议,这么一群老家伙,获得了这样一场胜利,我们已经再没有什么奢望了,不管第二回合在诺坎普的比赛结果如何,特里,兰帕德,德罗巴们,已经是这个晚上胜利者,如同网友所说的,无关场面,无关射门比,无关控球,我们只是在讨还09年斯坦福桥的那一场胜利。全世界都知道09年在斯坦福桥发生了什么,无论巴萨球迷们承不承认。

    麦克阿瑟说: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这是对切尔西球员们的最好形容了。当你看着特里、兰帕德、阿什利科尔、德罗巴们拼命的奔跑,一次次的倒地,一次次的站起,到了比赛的最后,阿什利科尔被直接铲倒,却没有看裁判一眼,而是直接爬起来继续带球进攻,这样的切尔西,怎么不令人感动;这样的切尔西,这样的足球,你怎能不爱?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