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车迷2014.12.06聚餐记

长沙切尔西球迷会201414.12.06聚餐

长沙切尔西球迷会201414.12.06聚餐


据说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早场直播了,没说的,本来换班回家修养的心思也没有了,累死之前也必须看一场球才行。随着工作内容越来越多,越发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感觉离足球也越来越远了,不再有过去那种每场必追,连中甲联赛也能够看得津津有味的狂热,也不再因为一场比赛的胜负而怎么影响心情。看球时,仍然有狂喜,仍然有悲叹,但是好像也仅此而已,一个月不看一场赛事,似乎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

此处无中庸

不管多么不待见穆里尼奥,不管怎么看待他将皇马名声搞成现在这样,不管他怎么对待马塔,都无法从他的能力方面来挑刺。从他自波尔图横空出世以来,还没有一个能像他一般快速成功的人,而且是在各处都获得成功的人。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受传统教育,深受中庸,正气思维熏陶的人来说,我很难喜欢上穆里尼奥,或者说,我从来都没有停止黑他。

但是足球场上似乎从来都没有中庸的,不管是球迷还是球员或是教练,都不会以贬低自己球队来显示自己的修养,足球本就是为了激情而生的运动,铁血,坚毅,球场即战场,在战场上装怂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和平年代里,足球代替了战争本该给予人们的精神寄托,西班牙弗朗哥将军独裁的日子里,巴塞罗那和毕尔巴鄂唯有用足球才能打出自己的旗帜,发出自己的声音;伊拉克深陷战争泥潭的日子里,尤尼斯和队友告诉了世界这块战火密布的土地仍然不缺乏足球,足球就好像语言一样渗透到每个角落;如果你在南美,那肯定会有人告诉你,那里足球比语言更通用,更能救下你的命。

激情似火,才是球场上的宠儿,飞扬个性,才是媒体的聚光灯焦点所在。无论是球迷还是媒体,都不会再短时间内喜欢上一个安静低调而且拒绝与外界交流的球员。穆里尼奥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丝毫不怕得罪人,让媒体有足够的材料,让球迷有足够的谈资,同时对球员赏罚分明,他才能在初期掌控更衣室。更是因为如此,在每个球队执教的晚期,都是因为更衣室问题爆发而不欢而散。或许在球场上飞扬跋扈,在更衣室还是得用中庸之道、将功劳多分点给球员,才能达到弗格森那种长久的成功。

希望不是穆里尼奥

赛季结束,切尔西终于保证了前四名额,也不用打欧冠附加赛了,这使得球员获得了充分的休假时间。随着这个跌宕起伏的赛季结束,主教练人选的问题终于又提上日程,前两天英国一家广告公司在伦敦街头打出了穆里尼奥身穿蓝军制服的海报。英国的切尔西球迷对此倒是已经习惯了,毕竟英国小报每年都要扯到这个问题,而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球迷却高潮了,作为一个穆里尼奥晚期才开始观看切尔西比赛的球迷来说,我对此并不是很热衷。

穆里尼奥离开斯坦福桥时不是一个英雄的身份,同样也不是一个失败者的身份,他的成绩本不用被解雇,被解雇更多是由于场外原因,就如同这个赛季的皇马一样。论竞技成绩,穆里尼奥在切尔西,在皇家马德里,都不至于沦落到被下课的地步,及时这个赛季巴萨以上十分的优势领先,但是皇马的成绩也不过是第二名,完全是可以接受的,在冠军联赛的征程也走到了四强,这是皇马很多年以来没有达到的成就。所以说,穆里尼奥之败,非战之过也。

Continue reading →

见证传奇的诞生

很多人喜欢谈论传统,我也从不否认我是一个传统的人,但是在体育界,在足球的世界里,传统和纪录就是用来打破了,昨天,斯坦福桥球场,我们见证了一个新传奇的诞生,打破传统,打破纪录——弗兰克·兰帕德,新的斯坦福桥之王。

兰帕德无疑是切尔西最受球迷欢迎的球员之一,很多球迷的球迷生涯,包括我的,都是从兰帕德的暴力远射开始的。203球,切尔西史上第一人,纵使是如今的很多一流前锋,也不一定能够交付一份如此完美的数据,没有兰帕德,就没有切尔西的连冠,没有切尔西的双冠王,也没有欧冠。依然记得去年欧冠半决赛和今年足总杯的比赛中,兰帕德哪种不要命奔跑抢截的劲头,去年,是为了从未触及的荣誉,那沉重的大耳朵杯,而今年,则是另一种渴望,蓝军球迷心中无上的荣誉,斯坦福桥之王,斯坦福桥的神灯。神灯长明,蓝军不倒。

我个人对于兰帕德是又恨又爱的,看球之初,我爱的不是穆里尼奥的个性,不是德罗巴的震撼力,也不是罗本达夫们的冲击力,我只是爱巴拉克的铁血,兰帕德抢点破门之后面向本方球迷的庆祝动作,以及乔科尔灵动的表演,对我来说,这不是阿布的切尔西,不是穆里尼奥的切尔西,而是兰帕德、乔科尔们的切尔西,我希望特里、兰帕德、乔科尔三位队长都能够终老斯坦福桥,为这个俱乐部贡献剩下的生涯,希望切尔西总是能够反败为胜,将斯坦福桥不败的纪录延续下去。 Continue reading →

不习惯不穿蓝衣的你

    又一位巨星的离开,斯坦福桥再无魔兽,至于英超和欧冠是不是再无魔兽,还得看接下来几个月的情况,但是不着蓝衣的迪迪埃·德罗巴,还是我们心中的魔兽么。在切尔西的八年时间,德罗巴是这支铁血蓝军最好的代言人,永不放弃,战至最后一秒,却又无比悲壮。终于在2012年成功圆梦,却也是梦的结束,斯坦福桥将迎来新的一批人,迎来新的偶像,历史将被封存到球队的功劳簿和荣誉室中。这就是足球,永远不舍却永远有离开。

    穆里尼奥将他从马赛买过来的那一年,无数人质疑这笔交易,认为这样一个前锋无法比拟球队中的那些巨星们,第一年的表现确实如此,德罗巴在斯坦福桥的处子赛季还不够惊艳。似乎厌倦了被这样的言论包围,德罗巴在接下来的斯坦福桥生涯中开始了这十年最恐怖的中锋表演秀,穆里尼奥和他的弟子们几乎杀遍了整个欧洲,德罗巴也开始被称为“魔兽”,他在禁区的统治力开始成为其他球队的噩梦。

    可是英雄末路,美人迟暮,英雄也有老去的一天,在切尔西的8年时光中,德罗巴代表了切尔西的球队文化:铁血,不屈,忠诚,悲壮。德罗巴在斯坦福桥的生涯就是切尔西发展的缩影,从豪门崛起,到绝对统治力,再到瓶颈期,最后重回巅峰。这个赛季的欧冠上,德罗巴拼尽全力,把切尔西推上了领奖台,也把自己推上了切尔西传奇榜。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