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奉献是最大的剥削

上周春节期间值班表拍出来之后,整个人都懵了,虽然明知道只有三个人,不管怎么排至少都要上两天班的,但是发现自己初二初三值班,加上之前称春节期间必须在公司值班,不能在家中值班,心里的那点火焰也被冰水浇灭了。七天的假期,回家半天的车程,回程再半天的车程,两天值班,也就是说只剩下4天了,加上初六那一天还没有安排,也可能要安排值班,有可能今年过年只放三天假。

呵呵,碰上这样的情况,还能再说什么……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最后一根稻草了,把我对于继续从事传媒业工作的最后一点幻想给掐灭。传媒人确实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平时的交流当中就可以感受到大家对于行业发展,对于新闻的那些理想,那些操守,但是形势比人强,这些理想最终都只能在我们的工作QQ群里面化作牢骚、化作自嘲,该怎么办还是要看上边宣传部门、主管单位的脸色。

Continue reading →

难得清闲

过年只有十天了,感觉突然就清闲了下来,现在竟是只待着假期和新年的到来。经过前两个月的忙碌,突然迎来了这么清闲的日子,感觉有点不习惯了,于是又开始了写写改改的写博客和玩WordPress。WordPress这东西就好像是生活,麻烦永远不断,解决完一个又回来一个。这部,开启对象缓存,速度飞快之后,却又发现WP-Slug-Translate插件不好用了,中文标题的文章无法自动生成英文固定链接了。

而WP Super Cache和对象缓存开启之后,带有中文编码固定链接的页面都报错,无法显示正常内容,只有一串错误信息。直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只能用比较笨的方法——手动将带有中文的文章地址改为全英文了。

又是一个周日,似乎每次休假之前都会想着这周放假要看一本什么书,要写点什么东西,要看看代码写写代码之类的,最后总是被现实打败,似乎无事的周末我从未在中午之前起来过。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