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尼采曾经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历史上也从不乏这样的例子,无数人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帜行流氓之行径。历史上的民粹主义,或者三十多年前的文革,莫不如此。民粹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的东西,他们是广义爱国主义的基础,因为爱国首先应该基于排外,没有排外思想的存在便不会有民族荣誉感不会有民族优越感,更不会有无谓的爱国主义。但是民粹主义的发展无疑让爱国这个词变得狭隘和不堪。民粹是一个国家宣传机器生产出来的怪胎,一个体制下的变态。

打砸同胞的日系车,上街游行要求抵制日货,打砸日货,却用着索尼的手机,用着佳能的相机在记录这赤裸裸的犯罪,是无知还是无脑?

打砸日货

对自己的同胞做出这样的事情,与那些藏独疆独的打砸抢事件有什么区别,既然是上街游行,除了我们要表达的意向之外,首先应该考虑的,就应该是公共财产和个人财产以及游行队伍的安全问题,而这些暴乱分子,却把这样一场正义的活动变成了笑柄,变成了针对人民的犯罪。想抵制日货,请先抵制蠢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