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也很可爱

我是一个很没自觉的媒体人,因为我虽然在传媒工作,部门还是新闻中心,但是却始终没把自己当作是一个新闻人、一个媒体人 。总觉得自己有一天还会走上技术的道路,即使心里觉得这个希望已经不大了,前路虽迷惘,我自长歌向前行。今天这篇文章想说说的,就是媒体人。

我或许也应该被归类为媒体人当中,可惜我自觉没有一个媒体人的敏感,语文上也没有一个媒体人的挑剔。我回答问题错误百出,还要让老大挑出错来让改正,我标点符号用得一塌糊涂,还在身边众多媒体人的监督下慢慢改过来的过程当中。我说话没头没尾天马行空一点故事脉络或情节都没有,从来都是想到哪写到哪,怎么看我的文风,我都不是一个新闻人。我只是一个长期混迹于腹黑社区的小喷。

所以从前,媒体人也一直是我嘲笑和攻击的对象,嘲笑,那是因为理工男对于文科生发自心底的蔑视(我就是优越感爆棚,有什么冒犯了读者您的,你有本事来打我啊!)。各种新闻中,记者小编对于自然科学方面如同小白鼠一样的知识,连基站、辐射这种上网查一下百科的东西都不懂,还没事出来误导观众,不嘲笑不行啊。还有那崔永元干的那什么鸡巴事儿,还转基因纪录片,应该是给脑残粉们的黑转基因纪录片还差不多。稍微学过生物的人都知道,做实验这种事情都得搞个对照实验。而科学,从来都是严肃的,不是某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崔永元拿出那种水平的纪录片,稍微一看就是裁判员下场殴打运动员的行径,专找对自己言论有利的证据。却还是有无数的媒体为他摇旗呐喊,写出来的那些文章,字里行间,让我们这种对自然科学稍有了解的理工生实在是吃不下饭,差点没把胃酸倒出来。

至于攻击嘛,嘲笑完自然是要攻击一把的。说媒体人整天跪舔,说媒体人不要脸诸如此类的话没少说。嗯,即使已经到了媒体行业了,我也早就从高中时代就把愤青的帽子给摘了,可是到现在仍然摆脱不了爱评论的毛病。整天上网之后总是一副评论家的模样,其实也挺累的,但幸好我只是个评论家而不是个批评家。

为什么说媒体人也很可爱?因为他们确实很可爱,他们的为人他们的风趣,也许在每篇报道的字里行间你无法感受到,但是他们同样是活生生的人,一样也有喜怒哀乐,和媒体外的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红网大群里经常也会有一些轻松的讨论话题。有一次我们讲到了意识形态和政治体系的问题,我才发现,原来媒体人当中同样有很多的愤青,一样有人会不认同,一样会有异见。作为可以行使监督权力的媒体和媒体人,本就该具有开放包容性的思维,只有认识到事情的本质,才能对事件提出合理的监督意见。

了解一个行业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走进那个行业中去,而不是在外面臆测。只有用第一视角去了解去接受,才会知道这个行业的苦与乐。传媒行业只是其一,更多有争议性的行业正等待着公众了解。

1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