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狄加上的月亮

太空堡垒卡拉狄加 前传 卡布里卡    今天看《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看到第三季,在新卡布里卡上居然看到了一轮弯月,但是新卡上应该是没有卫星的,估计是导演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搞出乌龙来了。不过觉得用这个标题还是蛮文艺的,所以就这样写一篇与标题无关的文章吧。

    大概看了一周的《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真的非常后悔现在才看这部片子,同时也庆幸终于完结了,不用一集一集的追了。现在看来,卡拉狄加比《24》这些片子还要精彩,虽然在国内并不是很受欢迎,因为国内观众很多人都不喜欢看这种科幻和未来相关的片子,更多沉迷于清宫戏的斗争之中,不得不说,中国人在电视剧的编剧方面,太狗血了,只为迎合收视率而不断秀节操下限,让人无法忍受。

    卡拉狄加上的故事很多很长,但是一集一集的下去,几乎从来不会使人感到厌烦,因为导演不会弄出一些脑残桥段和满是尿点的情节,我觉得这是很多美剧的优点之一,在情节的连贯上下了很多功夫,不管收视率如何,大部分美剧在针对某一群体上的受众非常有吸引力,所以每次一有剧集被砍掉,都会引发大片的叹息。卡拉狄加和众多的科幻剧一样,用谜团让观众永远有所期待,永远保持神秘性,越接近事实的真相越迷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人物是Bill Adama和3号,阿达玛指挥官睿智的形象让人充满好感,作为军事长官却不乏人性化,为了手下甘愿与帕加索斯火拼开启内战,这不能不说是伟大的人格魅力。而喜欢3号更多是因为长相吧,论情感的丰富她或许不如6号和雅典娜,但是雅典娜那种外表对我来说真心没有啥吸引力,而6号在整部剧集中似乎只干了一件事情:一天到晚的性暗示,让人厌烦甚至恶心了。现在一直在猜测1号和2号到底是谁,不想通过谷歌和百度去剧透。

    卡拉狄加上的故事告诉了我们很多,民主与自由的重要,一个群体,纵使在频临灭绝之际,仍然需要民主与自由来维持团结,专制独裁的结果最终只可能是民众离心,独裁者悲惨孤独的死去。卡拉狄加上的人们,不管是劳拉·罗斯林,还是比尔·阿达玛,甚至是前恐怖分子汤姆·泽里克这样的人,都在为自由和民主而奋斗,为此失去生命的人不可胜数,但是民主终究不可阻挡,正如半岛电视台所说的,关于民主,要么打开门放它进来,要么等它冲进来扫清里面的一切。

    看了一下介绍,卡拉狄加似乎是把背景放在了上古时期,但是一些细节上却没有做好,毕竟不是谁都有詹姆斯·卡梅隆那样的耐心,为了一部电影创造出一种可以独立使用的语言来的。卡拉狄加船身上的英文字母泄漏了很多,这也算是一种无奈,一种遗憾,15万年前的人们到底是怎么样,我们不清楚,但是他们绝不是使用的英语。。从剧集开始时人类和塞昂人开战,不共戴天,到后期人类和塞昂人已经没有清晰的界线了,这部篇子也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事实的发展对于剧情,对于剧中的人类都是一种颠覆。如果你想问有什么片子可以用来消磨一下时间,那么《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绝对是值得琢磨一个暑假的佳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