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以载道

最近作息时间不规律,晚上睡觉之前总是习惯看一会小说,正在看一本历史小说。说道我喜欢的作品种类,无非是两种:历史和科幻。历史小说考验一个作者讲故事的能力,而科幻小说则考验一个作者编故事的能力,对于优秀的作家,这两者自然缺一不可,不过我等俗人没这么多讲究,纵使听人说书,也是别有一番乐趣的。

最近在看的书讲述的是王安石变法时代的一些事情,既然是小说,自然主角的言行中就参杂了大量作者的想法,我无意反推作者的本意,只是觉得很合口味罢了。那是一个文豪丛生的年代,王安石,三苏,司马光,欧阳修,文彦博,富弼,唐宋八大家的宋代几位大家大多生活在这时候,理学开宗的二程程颢程硕,再年轻一代,也有蔡京这等奸相兼书法大家。或许是这些人将宋的文气都聚起来了,以致使此后理学当道,再无这等英才,而北宋也终于因文弱而国破。都说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宋却可以说是完全的反面例子了,自从太祖释兵权之后,重文抑武,武将不敢有跋扈之名,文臣却能靠一张嘴皮子呼风唤雨,仿佛回到了战国纵横家的年代。

士大夫地位如此高的宋代,文章自然都不是单纯的随兴而发,大抵是些什么歌以咏志,文以载道之类的文章了,无论三苏六国论,还是王安石变法之前的一系列上书,无非是展示自己胸中政治抱负的那点东西。人家的才学我是赶不上,但是从其字里行间透出的意思来看,我是非常看不起某些文章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空谈无果,实干兴邦。纵使封建王朝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也得用手治理,而不是用嘴治理。一提笔就是井田古制,没事再来点复周礼的,真心受不了。大苏流传千古的文章多是叹其多舛,可是若真有治世之能,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说到底,文人是文人,政客是政客,圣人之言不足以治天下。

而有些文章现在看起来就不怎么好看了,难听点就是跑官要官,不过以文取仕的那个年代也可以理解,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能力多是看文章,而不是治术,以致眼高手低,文弱而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