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一行

被各种事情磕磕绊绊,在接到面试电话之后将近一个星期才往广州赶,终于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这次出行应该是火车旅途中比较舒适的一次了。继续延续我一上交通工具就犯困的光荣传统,五个多小时就是在醒醒睡睡中度过的,一开始是湘南平原地带,跟衡阳差不多,但是跟浏阳客家白墙黑瓦的徽式民居已经显然不同了,往南走,房屋似乎也越来越低,低到整个房子可称之为扁的地步。

然后,山峦愈多,接近南岭,郴州一带似乎也是很明显的喀斯特地貌,大片的石山,杂乱无章的石头惨淋淋暴露在外,跟在桂林看到的有点像,只是没有桂林那般诡奇罢了。然后便是在南岭的肚子里不断地穿行,手机信号是不用妄想了,还是趁着天色尚好,多看看外边的景色吧。看着那些奇山异石,我在想古代岭南被当作流刑之所,被视为不毛之地,除了瘴厉横行之外,是否也是因为南岭的缘故?

进入广东境内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韶关境内奔行,然后睡睡醒醒之间,看到窗外好像总有一条河,一开始以为是铁路沿河而建,后来才发现不对劲,这哪是一条河,明明就是在一张河网里边,或是水库?然后就想着记住路牌什么的回去上网查查这个家家有口鱼塘,岭南水乡的地方是哪里,然后就看到了“欢迎莅临英德”的牌牌了,原来已经到了清远。看到英德那种景色,我觉得晚年找个这样的地方,每天背个小凳子,闲坐垂钓,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初到广州,本以为在这里会听到更多的粤语,可是事情却不是我想的那样,作为中国对外开放做得最好的省份,同时也是对内开放最好的省份,广东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外来人口压力,但是显然我看到的比我预想中的还是要震撼。在广州地铁5号线东圃站附近找了一个日租房,价格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楼下是各种小吃店,东北饺子馆,桂林米线店,常德牛肉粉,潮州卤猪脚,唯独没怎么看见广州本地的家常菜馆,是广州的美食本来就和其他地方差不多?随后到了下班时间,我才发现,这个靠近地铁5号线终点的小站,住的大多数是我这样的年轻人,求职或者是在广州上班的外地客。平时街道上都没有太多的人,而一到上下班期间,地铁站出入口却是川流不息的人们,西装革履的,嘻哈洋气的,不一而足。在那里的三四天期间,我听到的粤语也相当有限,基本上都只是小贩们的交流,而购物的,吃饭的,打电话的,大多数都是普通话,或者非粤语的方言。广东就好像是美国,成了一个大熔炉,将中国四方的人们吸引到这里来,混合杂居,用自己的文化影响着外来的人们,同时也被外来文化不断改变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