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同与反同:矫枉过正的眼光

Mozilla新CEO辞职了,这位Javascript之父的人生似乎从巅峰直坠深渊,仅仅是因为他为反同性恋组织捐过款,然后就被内部外部的压力一起赶下台了,我梦想终点处的工作单位——Mozilla让我有了一点退却,你们能够容忍同性恋,却不能容忍反同性恋的?

有人说,同性恋是一种自然界之中广泛可见的现象,无论是在动物还是在人类历史上都非常常见,中国古代甚至有娈童之风,士子清流以男男之风为风雅,甚至互相攀比自家娈童。不过不管哪朝哪代,同性恋都不算是个正常现象,可以说只要是同性恋,就会受到异样的眼光,莫能逃避。就算士子清流以为风雅之事,平头百姓却不会如此看待,士子清流以为风雅的事情多了去了,可是现在去翻翻正史野史,有几个人认为那还是风雅之事的?

所以支持同性恋群体的人远比同性恋群体矫情,很多时候支持同性恋群体的人是将自己的那点同情心爱心从猫儿狗儿身上转移到同性恋身上,让人们来支持这群“弱势群体”,可是同性恋群体真想被人视作弱势群体吗?这个问题我也不能够回答,只能说,用完全的同情去博取权利和地位的人都是傻子。同性恋或许可以合法化,但是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观念没有改变,即使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了,两个大男人走在大街上亲亲我我甚至深情拥吻,就算你们是合法夫妻(夫夫?),可是抵得住大街上满街人看动物园里大熊猫一样的眼神么?你经受得起家长看到你们时对小孩说(快遮住眼睛,看了会得病之类)的话语吗?将同性恋公开化合法化显然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对于同性恋,我一直觉得挺恶心的,那种反性别的恶心,就是男的娘化,女的爷们化,也可能是我生活中从没见过两个阳刚型的搞基?还是根本就没有那种俩爷们性格的基友?

可以说我食古不化,因为我本就是客家礼教培养出来的产物,而且我对此深感骄傲,我觉得客家人秉承客家祖制没什么不好的,袭我汉家正统,传我千载文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