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的战争梦

滚出黄岩岛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战争梦,就像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梦,人类的英雄主义情结大都发源于此。可如果要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追根溯源的话,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从思维本身诞生以来,英雄主义,战争梦就根植于所有生物的意识中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又来个纯理论性的长篇大论,因为任何没有论据的长篇大论都只能算是废话,没有什么论据的话,我很难写出一篇长的足以在文中插入广告的文章。看看我之前的文章就可以发现,短一点的文章中一叶从来不敢插入广告,因为我觉得那样对阅读体验太差,排版布局效果很不美观,而且也算是不尊重读者了。

    从古至今,战争和英雄主义情结都长存于人们的心中,我认为它来源于教育,表现在爱国行为中。最能够直观体现这些东西的,莫过于这次中国和菲律宾黄岩岛对峙了。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黄继光堵枪眼,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邱少云不惧火魔”这样的典型的英雄式教育,它灌输给了我们很一致的价值观。这种教育对于我们的影响,远远比“雷锋精神”这一类思想要更加震撼和深刻。这种影响,在我们人格形成、成长、定型的道路上,始终陪伴着我们,终生也无法摆脱,也造就了今日的你我。它教会了我们感恩,教会了我们自由,教会了我们坚强,教会了我们无私;同时却也教会了我们偏激,教会了我们仇恨。

    英雄主义教育始终都有邪恶的一方来做反面教材,就像我们从小玩警察抓小偷所有人都不愿意做的那个小偷一样,这是一种针对性极强的宣传攻势,一直以来,在书本、电视甚至于现在的互联网影响之下,我们在自己心中给很多国家标上了不同的标签,代表着不同的感情,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对前社会主义国家存在好感,而对传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怀有戒心,与日本永远不共戴天,与美国也不会是同一路人。情感倾向使我们形成了现在的世界观。对于这些,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就,因为宣传本来就是统治阶级的最好工具,无论哪一段历史,无论哪一个政府,都离不开宣传,我们笑着可怜着朝鲜笑着可怜着黑非洲的同时,也可能正在被其他国家的人民所可怜着,多说无益。

    前面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要为接下来的这些东西做铺垫。说这些,就是为了讨论我想说的核心:中菲黄岩岛对峙。首先声明立场,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不管对社会对自己人有多少不满,但是一旦上升到国与国,民族之间的矛盾,内部矛盾都可以直接忽略不计。黄岩岛无论从历史法律从什么角度来说,它都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永远不会变的,我们也不容许其改变。其次,纵使它不是中国的,我们也支持把它抢过来,这是我们的爱国心;涉及领土涉及主权,无谈判的道理,没有分而治之的说法,要战便战,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中国军队几十年没有出鞘了,正是时候亮剑了,这是我们的战争梦。从小看了太多战争片,男孩们自然而然地认为战场上的军人才是最男人的,战争英雄才是最光荣的,实际上也是如此。我们的近代史中写满了屈辱,这种百年的屈辱,不可能因为仅仅几十年的和平而被擦去,而被忘记。

    或许我们广泛的世界观中都有这样暴戾的一点:犯我汉者,虽远必诛;胆敢于明目张胆夺我领土的国家,纵使全部死光,也不为过。因此有很多网友在网上直接叫嚣,我不懂这是否是发泄,或者只是纯粹的谩骂,以至于有时候他们会把枪口对准自己人,用“喷子”来形容这种团体显然有辱这个词,“愤青”更加广泛的用于这类人中间。如果说喷子是有目的性有针对性有理由的谩骂,那么愤青的行事准则里面显然只有寥寥的几条,其中一条就是:不管怎样,政府都是错的。有时候我也想问问,那些叫嚣着打进菲律宾,杀光菲律宾人的网友,如果战争真正爆发了,你是否会有勇气去参军,在战场上展示你的勇气,遵守你的诺言?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战争梦,但是我们不是战争犯,更不是战争狂人。我们享受久违的和平,也希望很多事情都能够通过战争之外的事情来达成。这几天我看了两部电影,《昂山素季》和《纯真11岁》,两个饱受战乱的国家:缅甸和萨尔瓦多。一个就是我们的近邻,一个在地球的另一边,共同点就是我们都不了解。这两部电影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昂山素季》让我想到了圣雄甘地,同样是非暴力不合作抵抗运动,同样付出了非凡的牺牲,但是最终都获得了想要的结果:民主、自由和和平。战争或许是结束战争的最好办法,获得自由的最好办法,但是同样的,是杀死人们的最好办法。处处都存在争执,而我们也尽量用讲道理的方式来结束争执,战争,则是用一种原始的,从古至今都通用的,野蛮的方法来压制、结束争执。

    战争过后,付出和获得不知孰多孰少?但是我不愿意活在每天都有人死去的阴影中,不愿意身边有人离开,更不愿意用一场愚蠢的战争,去解决一件本不必要付出死亡的事情。关于中菲黄岩岛事件,我坚决站在本国立场,我们无意动用武力,不愿意有人为此牺牲,但是当我们无从选择时,我们不介意使用最低效的办法。

5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