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解析之笃文好古

    笃文好古这个词是我在一个同学的生日聚会上说出来的,当时大家玩酒桌游戏,彼此不怎么认识,于是规定大家用三个成语形容自己的性格和处事,我用了”笃文好古”这一词。

    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受到书本影响,虽然我对于儒家的礼文化一直很不屑,可是我自己却非常讲究礼仪方面的东西,和我父母是客家后裔也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客家人对于礼仪的要求非常严格,很多地方还能看到程朱理学的影子,特别是在红白喜事和孝文化方面,还非常传统。这些东西,对于我个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些算是从小的环境影响。

    另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我初中高中时期读过的很多书,那时候几乎是对古典文化疯狂的时期,梦想着像众多魏晋名士一样过上隐居生活,像稽康那种人一样自由挥洒,现在看来,当年的想法确实太天真太幼稚。初中时期是我性格基本形成的时期,也是最叛逆,最偏激的时期。总觉得世间充满污秽,对整个世界充满了绝望,根本看不到未来的路。同时脾气见长,跟父母亲人经常闹别扭,长期跟我妈冷战,反正就是不想呆在家里。相信年轻人都有这样一个时期,或者怀着不切实际的梦想,或者满腹对世间的愤恨,叛逆是我们的标签,非主流是我们的思维,总盼望着自己与众不同。我很高兴我的叛逆期来的这么早,让我在高中时期能够更加理性地对待每件事情,让我现在能够这么淡然。让我没有把非主流的一面展现给那些永远不会忘记的人。

    有位朋友说我是天秤座,天生的优雅,生而有股那样的气质。我只是狂笑不止,不论我不相信星座之说,就说优雅2字,也不是我能够配得上的,要说优雅,那也是伪优雅,我就是个想做真小人而不得的伪君子,仅此而已。或许是书中的很多东西太过于吸引我,潜移默化之下,我就按照一些古人的方式来处事了?可是真君子就是真君子,那种胸襟,那种度量远不是我能比得上的,我更像是曾国藩那种伪君子,白天看完别人老婆,心里YY不止,晚上回来之后骂自己是禽兽的人。

    笃文一说,我想我真正喜欢的,也只是古典文学而已,如果你先在让我去看什么郭敬明韩寒,我会对你说,看那些东西的都是脑残,那是心里太空虚了,太没主见了,以至于世界观价值观都要完全靠别人灌输,对于这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以仇视社会,贬低他人为荣,以嘲讽,辱骂同胞为荣,以嫉妒他人,扇自己人耳光为荣。我有大好文化,何必处处与他人比,何必学了个貌合神离,搞出个四不象的东西。我就是个传统文化卫道士,古典文学卫道士,不服来辩!

    就算到现在,我都难以理解,难以去读一首现代诗,我觉得很多诗,简直就是对于”诗歌”这个词的侮辱。诗歌之所以称为诗歌,就是因为朗朗上口,文字优美。一首连基本的押韵手法都没有,如何敢说自己朗朗上口,是一段美丽的文字?现代诗的笑话莫过于国家诗人赵丽华的那些东西,如果那也能算是诗,那就是对古人的侮辱。随便找几首好听一点的流行音乐,都比很多现代诗搞出一大截。古代诗就是歌,诗歌诗歌,本就是民间的一种流行文化。所以我觉得现代诗根本不该归类于诗歌的范畴,很多歌曲的歌词更有资格称之为诗歌。

    好吧,我的笃文好古确实是激进的笃文好古,因为这其中包含了我的很多愤怒,对于传统不受重视,盲目追捧外来文化的愤怒,对于不尊重历史的愤怒,对于恶搞和快餐文化的愤怒。但是这就是说我性格中的一部分,我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无谓地花费在我爱的东西上面,即使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6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