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罗永浩与锤子

这篇文章是我在知乎上的一个回答,写了这么长,发现一个赞都没有,看来志同道合的人没多少,所以别浪费,弄回博客上来骗骗流量也好啊。

感觉楼上好多鸡汤和水军,我没有看视频直播,但是我看了发布会的所有内容,因为我感兴趣的只是产品,而不是罗永浩的煽情或者真诚,他个人的努力对我如何看他的手机没有影响,不看发布会正式为了尽量消除这种影响。

毫不掩饰,我不喜欢罗永浩,所以这个回答可以当作是黑锤子的。无论一个人做事高调或者低调,但是整天黑其他产品,说其他群体是土鳖这样的行为,根本就不是一个做产品的人应该说出来的。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保护你说话的权利,每个人有选择的自由,也有自己的个性化需求,想将自己的想法施加于所有人,绝对是病态的。

接下来说说手机,看到很多称赞的,不过说实话,我是混cnBeta的,小喷一枚,善于挑刺找茬,在锤子手机(实在是不想打Smartisan T1这么难拼的词)上我并没有看到太多亮点,按照一位网友说的,把按键遮挡住,看起来像是iPhone 4(嗯,还有前后双玻璃面板),把听筒和光线距离传感器遮挡住,再一看那三个实体按键,我又感觉在OPPO的那款机子上看到过这样的设计。这点借鉴(抄袭?)其实也没什么,毕竟现在的智能手机都差不多,不过要说外观方面有多出色,我是不敢苟同的。

系统和软件方面,我没有仔细看,应用列表界面三排图标和灰色底色让我想起了以前的webOS,有点亲切感。这方面没仔细注意,我是Nexus和原生系统粉丝,只喜欢按照自己喜好去定制东西,不喜欢别人给我强制定制些什么,所以ROM方面不评价,至于是不是之前那样CM加一个主题我就不知道了。

楼上很多人回答里面都写到了情怀啊之类的,感觉就是冲着罗永浩的个人魅力去的。而我个人最讨厌的就是个人崇拜,我有崇拜的对象,但是崇拜不会让我掏钱去买他们的产品。我购买东西的前提是我认同那个产品,而不是因为认同那个人而爱屋及乌去购买他的产品。我平时最烦的就是那种发鸡汤文、励志文的好友了,感觉罗永浩的粉丝就是那些爱发励志文的人吧,诸如“走向成功的XXXX”、“XXXX的X句话”之类的文章。对我来说,成功是不可复制的(黑一把唐骏),每个人都有独特的道路,我暂时还没有找到成功的道路,但我想我如果成功了,那我一定是走的一条自己喜欢的道路,而不是模仿谁崇拜谁而走的道路。

从详细的图文直播中看了一下,产品应该算得上是不温不火,但是发布会显然是一场成功的演讲和营销,按照上面某位朋友的说法,就是命中了”高逼格“人群的G点。也许罗永浩才是真正做到了刘作虎的”不将就“。

不过,走这样的路线,魅族已经走在前面了,效果也在那里放着。魅族的口碑好不好?那是极好啊,有时候说点坏话都要被魅族粉丝喷的。魅族的产品好不好?应该说是较好的,足够挑剔,追求完美,是有个性的产品,但是一直停留在”良心企业“和”高逼格产品“的路上,始终没有做大,看着小米一身骂名的成长和发展,魅族真的一点都不羡慕?

这只是使用产品之前的一些看法,至于产品好不好,销量和用户口碑会反馈,但销量和口碑不是评判的一切。毕竟叫好不叫卖的例子太多了,就说我最爱的webOS,就是典型的bug多多却人见人爱,但就是没人买的类型。魅族也一样,形容这类产品都是这样的:“XXX非常好,特别是那个XXX功能,非常好用巴拉巴拉,但是……” 一到“但是”这个地方,就能够把很多不关注这个市场的人直接吓走了。我就买个手机而已,又不是搞什么宗教信仰,你搞这么虔诚干什么?

从QQ到QQ

曾几何时,大家都还年少,QQ空间也还是个新兴玩意儿,同学们都在打扮着自己的51空间,QQ还在刷钻圈钱的年代,在被蓝钻玩家踢掉之后,我愤怒的卸载掉了QQ游戏客户端,这是05,06年我刚开始使用QQ的情景,那是初中,一切都还显得幼稚,最受欢迎的游戏是传奇,星际,CS和泡泡堂。

上高中之后,正是QQ空间开始火爆的时候,每周周日下午放假去上网都得打开QQ看看有没有留言。放假半天呆在学校的话,由于学校网络阅览室是禁用QQ的,腾讯也是被屏蔽的,为此还专门在网吧里下载好QQ下载程序到学校机房安装。电子阅览室里面的阿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各排巡视一下,正是那个时候,我学会了“老板键”是干嘛用的,而且用得滚瓜烂熟,隐藏QQ窗口和任务栏图标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目不斜视,用眼角的余光将巡查阿姨的位置看得清清楚楚,专注而自然地看着事先打开好的学习资料,作津津有味状,或许还会随着耳机里的音乐节奏晃动几下重重的头,以示自己非常享受这种学习的状态,其实那特么都是得瑟啊。

然后,终于滚进大学了,偷菜蔚然成风,凌晨3点闹铃起床偷菜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干过,可是高中每天一篇日记的那种热情却不再了,更难以复制到网上,在互联网上写东西,你首先就得考虑到究竟都有些什么人能看到这些,不像那一簿日记,让你能够在自己的天地里随意涂鸦。似乎,中学牢笼里欲求而不得的互联网也没有那么美好,这时候,我开始了解互联网与隐私;当然,还有因此而大战一场的腾讯与奇虎。直至今日我仍然无法理解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支持奇虎360,是因为渠道闭塞而无法知道详情?还是360实在是将屌丝的心理琢磨的太透了?那种年头,腾讯就是那只让你充Q币冲钻冲会员,用一个客户端将你绑死的邪恶企鹅,而奇虎却像是拯救万民电脑于水火的安全专家,不收人民群众一针一线,还免费给提水生火做饭,亲人哪。我甚至尝试过用Jabber来获取QQ消息,就是为了避开QQ客户端,那种感觉就像是你现在在Linux上用Pigin的QQ协议通信一样,完全是石器时代的用户体验。

然后有人推荐了人人,突然发现这里还有一块乐土没有被腾讯给污染,实名制的交友方式也是个希奇东西,在里边跟分散各地的高中同学联系也挺容易的,大家就在一条状态下版聊,没事艾特几个人当聊天室用了。说人人是中国最像Facebook的社交网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那种病毒式的口碑传播和更加具有互动性的体验,确实让我有了逃离腾讯平台的想法。我就像是陈一舟的推销员,向身边的亲朋好友推销着人人网。

在人人网上呆了两年左右吧,期间微博等类Twitter平台并没有将我完全拉过去,类Facebook和类Twitter平台在我看来是共存的,并不存在太大的竞争(好吧我错了,中国企业微创新能力太强了,抄对方功能的速度叹为观止)。玩过饭否,玩过四大门户的微博,也玩过Twitter和Google Buzz(至今的大多数G+好友都是当初的Buzz好友或者Palm友圈的好友。)最后还是没有放下人人,人人早代替了QQ,成为了开机启动的社交软件。

3Q大战前后,开始接触cnBeta这类IT网站,也开始正视BAT的善与恶,在谷歌don’t be evil 信条之下,再看看BAT,商业公司的善与恶都就那么回事了,不过腾讯真小人比奇虎伪君子更加符合我的胃口。在IT网站和技术论坛里和程序员们打了几年交道,然后价值观也被污染了,也开始变得腹黑,也更加喜欢自嘲了。即使对腾讯改观,并且用了discuz、腾讯开放平台等不少腾讯的服务,却依然没有重新启用QQ作为主要通信平台,我宁愿和别人通过Gmail,Gtalk聊天,也不想打开一个一打开就卡住我电脑半分钟的软件。

真正让QQ重回我桌面的,其实是微信、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普及这一波大潮,微信绝对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应用,这是腾讯在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也是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平台,更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这类类Kik应用,功能各不相同,目的总是差不多:将你手机通信录里的每个联系人都抢过来,用他们的服务代替短信,代替QQ。腾讯的一大波竞争对手当中,唯有移动的飞信和飞聊有这个优势,不过移动的反应之慢和官僚作风就不用说了,飞信在占领校园之后再无看点,飞聊太晚而且移动念念不忘短信方面的利润,给了微信太好的机会。在移动之外,腾讯对其他对手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将微信和QQ平台打通,轻而易举地就占领了几亿用户。

终于要工作了,亲友也奔赴各地,手机号码换了三四个的挺多,微信号开了几个、和手机号绑定导致帐号乱七八糟的也不少。于是乎只能转回到腾讯和QQ了,毕竟换QQ号的人还是极少的,主动换号的多是盗号无法找回的。生活就是不断地妥协,谷歌到百度,GAE到SAE、BAE,84家斯克兰顿机房到Hostigation LA圣安娜机房再到阿里云杭州机房,但愿生活不会让我变成我曾经最恨的那类人。

湖南备案:一条崎岖路

由于微博和微信平台的运营,备案总是个不能无视的话题,之前也一直寻求着把论坛和科技小玩意儿搬回国内的想法,但是看一看各大网站的虚拟主机价格,那种性价比实在是不能接受,而且网站经过各种折腾,特别是以往都是基于Nginx的,不少配置文件需要高权限,仅仅是虚拟主机的话,修改配置会非常麻烦。前几天在OSC上求人推荐点靠谱的主机,有人就说阿里云,然后看了一下,发现跟刚开通的时候相比,确实便宜好多了,当然跟国外的VPS不存在相比性,不过已经在承受范围之内了,便购买了一个月试试。

接下来就是把网站搬过去了,想在国内立足,肯定是得备案的,阿里云的备案服务也非常周到,客服MM会经常联系通报备案进度。经过这一次备案,感觉再也不想去尝试备案了。。。。首先是备案资料填写提交由阿里云初审,结果因为国内规定个人备案网站名不得出现地名、人名、商业因素等等,所以把个网站名一改再改,快崩溃的时候还是客服MM主动提出帮我改成一个能够通过初审的名字,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初审过了,然后是拍照审核和资料邮寄了,正好去长沙面试,查到长沙识字岭有个核验点,就去了,是一家叫做世纪图片还是什么的照相馆,主营业务肯定不是这个,因为看见几个师傅在处理其他图片,走过去问了一下,然后那个师傅面无表情的要订单号和身份证,由于是第一次备案,不知道流程,没准备好订单号,想借电脑用一下,对方那个态度,简直跟我借了他钱几十年没还一样。把程序办清楚之后,跟着拍照师傅到里间拍照,看了一下凳子位置可能会遮挡掉很多幕布的文字,就稍微移动了一点,然后那师傅就朝我吼了,尼玛,以后备案绝对不考虑在长沙核验点拍照,宁愿邮寄幕布自己折腾或者直接到其他省份备案去。

然而,湖南管局要求里面最折腾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资料邮寄这一项,把资料邮寄过去之后,昨天在火车上时短信提示资料已经收到,然后又邮件提醒备案失败,资料未通过审核,原因:对于在海外注册的域名,不予备案。。。。好像全国也就北京和湖南有这规定,这年头国内非.com/net域名贵得值几箱茶叶蛋的时候,为了成本着想,个人站,小站长谁会在国内购买域名啊,像我的.org域名,在万网和新网,那价格都是Godaddy的2-4倍。

无奈,都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总不能中途放弃吧,一晚上都在找转入价格便宜一点的域名服务商,万网新网什么的就不用考虑了,其他几个稍微小一点的服务商价格还好,最终看见了西部数码,转入50元,懒得折腾了,就转过去了。今天才发现转入的时候对于信息没修改,西部数码居然把我在Godaddy上的地址当作了域名所有人姓名了,今天只能又开始办理过户手续,不然的话域名证书估计又不能通过了,反反复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过备案,湖南管局,求给个痛快!

最后,分享一下,今天发现花生壳Oray的.com/.net/.org/.cn转入是免费的,相当于免费为域名续费一年,再续费价格也还算正常,反正比万网新网等老牌网站要便宜一些,小网站主从国外转回国内时,可以考虑一下Oray。

我为什么不喜欢SEO

这几天在各大网上招聘网站上广撒网,把长沙地区的互联网企业投了个遍,然后也确实接到了几个要求面试的电话,明天就准备去面试了,不过真正想去的只有两三家。因为另外的公司并不是想招我应聘的网络编辑或者前端,他们只是想找几个有点网站经验的SEOer,而我对于SEO向来不是很喜欢的,所以我几个网站连SEO都不怎么做,排名也从最开始的PR4掉到了PR0,并不是不懂,而是不想、不喜欢。

或许我这种态度有点矫枉过正了,以后或许也会对自己的网站不断进行SEO方面的优化工作,可是这种偏见一旦种下了,就无法轻易地拔除了。在我的潜意识中,中国的SEO行业就是伪原创加上目标性极强的链接交换或是干脆的链接买卖,专门的SEO企业更是拿钱帮垃圾站推广的单位,这也导致了很多毫无意义的站点甚至是彻底抄袭的站点获得了大量流量,而老老实实原创、靠内容吸引用户的网站却被死死压制着,作为一个个人博客写手,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不可能看得惯,但是我也不会多谴责什么,社会就是这样,不宣传不营销只有死路一条,看看小米的成功,看看魅族的窘境,就知道了中国互联网,“不作恶”这样的精神是无法立足的。

Steam OS:孤独的布道者和奠基人

说到Steam,就不得不提到背后的Value,一家值得尊重的商业游戏公司。在前瞻性方面,Value堪称伟大,在他们借着CS东风开始建设Steam平台的时候我还太小,所以我不了解其中艰辛,不过从今日Steam的辉煌和其口碑来看,我愿意当Value的脑残粉。

Steam OS

我就像Value,爱开拓,爱扩展远胜于最终的胜利,虽然V社是一家商业公司,而且还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高质量的游戏开发商,但是他们家口碑上佳的游戏和服务以及打磨Steam平台的这份魄力和耐心,都让人佩服万分。Steam从一开始的不堪,到如今游戏开发商们发布游戏的首选平台、全球最大的游戏电子销售平台,用了接近10年的时间。十年磨一剑,如今背靠Steam平台的海量游戏,Steam终于可以尝试着与主机扳扳手腕了。而Steam OS的推出,更让人看到了未来游戏主机的新格局。大多数人都围绕着Steam OS是否会冲破微软索尼任天堂三大巨头的局面而做文章,而我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我看到的,是另一点:Steam OS是基于Linux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