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以为的学区房

我来自农村,我在农村和小镇上度过了整个义务教育阶段。我读小学的时候,学校里就有不少的寄宿生,很多还是一年级学生。在现在,恐怕很难想象这个事实,一个5岁、6岁大小的小学生是如何照顾自己的,这个年龄,恐怕很多人连尿床都控制不了,更不用说洗衣服、打理宿舍。但你没有看错,农村地区的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因为交通不发达,二十世纪末离家十几里地就只能寄宿,因为摩托车那时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够负担得起的。我读小学的时候,还有许多乡村小学,但除了镇上的中心小学,很多乡村小学已经学制不全,高年级已经被撤销,高年级只能到镇上的学校读。而低年级的日子并不好过,我的一二年级,是混班教学的,何为混班?即一、三年级一个教室,二、四年级一个教室,老师两边各教半节课。所以我的小学初中,没有学区房,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学区房。

等到凭着小镇第一的成绩靠上市里最好的高中,我才发现原来世间教育,并不是公平的,在我们乡村小学连重点高中都可能考不上的分数,在城区却能读最好的高中。但我所以为的学区房,仍然不是今日那种令人疯狂的现状。在我家那个小小的县级市,虽然大家都知道孩子送到城区里接受教育,考上高中的可能性要更大。但从小就让孩子跨区读书的毕竟还是少数,小学初中大部分人都只是按部就班地就近入学。至于高等教育,并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得到的,中考的残酷性在乡村地区尤其凸显,义务教育末尾的这一次筛选就是对你人生“会不会读书”的一次判决。20%不到的普高升学率,在城市里是不可想象的,但乡村地区确实如此。

Continue reading →

被游戏激怒的我

我是一个情绪管理很差的人,在人前,因为涵养问题,我会尽量不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在脸上,但是一个人在家里,就不是如此了。本周周末本来要去办各种证明的,但是相关单位周末放假,然后我又懒得打理洗漱,连银行打印流水也不想去,因此又宅了一天。照例又是一个FIFA的周末,不过本周却被这个游戏气得半死(EA升级似乎调整了动态难度),还直接造成了一个机械键盘的死亡,我最爱的Das青。我觉得必须检讨一下我的情绪问题了,不然今后如何在Nice与Mean之间自由切换呀。

左侧手套,右侧口罩

在我的家乡,打工是一年一年来计算的,如果你在外地工作且没有定居,人们不会认为你是在外地稳定工作,所以过年时老一辈问你的工作时,问题是“今年还去北京吗?”而不是“什么时候回北京上班?”。钱多事少离家近时人们永远的追求,这个观念终究是没法打破的,我亦如此。所以在不断的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到北京工作,为什么还要回北京上班的时候,我想了很久。北京长达半年以上的雾霾天气,称不上舒适的公共交通,于我而言吸引力一般的人文与自然风景,都是减分项。为什么我能够忍受一直留在这里?后来某天下班的时候,看着我背包的侧网兜里的两件东西:骑行手套与防霾口罩,我恍然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