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信仰(上):捏造的信仰

经常有人说中国人之所以搞成现在的模样,就是因为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这样的言论流行了很多年,在我愤青的那些年里面,我也一度怀疑是不是真的没有信仰就没有灵魂,并且一度想寻找一种宗教来救赎自己的灵魂,最后以一个怀疑论者的理智终止了这种迷茫。在粗浅地了解了几种宗教之后,我发现没有一种宗教是可以依赖的,不仅仅是我接受的传统文化与之冲突,更是因为其中的愚昧让我望而却步。虽然中国信上帝的人不多,但是中国人真的没有信仰吗?只能说某些人对于信仰的理解太狭隘了。信仰从来不仅限于宗教,其次,就算比宗教信仰,中国人的宗教信仰也比西方那些捏造的信仰强太多了。

Continue reading →

智慧之光:文人笔记中能读到些什么

前段时间京东搞活动,跟室友一起买了9本书,她两本,我7本,买来放了半个月,都没有开始看过,十分惭愧 。于是在周六单休那一天,下午花了两个小时翻了一翻几本书,虽然买书的时候就是千挑万选,才挑出这几本书的,总体比较满意,但是看到那本小小的俄罗斯新科幻小说时,感觉还是上当了。虽然亚马逊的界面奇丑,京东在图书信心这方面的信息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跟所有的商家也样,任何一本图书的介绍页面上,都满满的是溢美之词,加上大片各种大小媒体的书评。不过除了这一本书,其他老舍先生、季羡林先生的书,还是非常值的,按照我现在买书的速度,我觉得下次搬家的时候可能小半行李都是书了。

一个下午就着一杯热茶,看了季老的《读史阅世九十年》,光是前面的几十页,就叫我觉得这书值了,就算只买到前面三十页也值了。如果我早生十年,我也一定会加入给季老写信求解惑的大潮当中。当看到“随心所欲不愈矩”那一段,真的心里起了共鸣,唯有季老这个岁数,笔耕不缀,日日如此,却还能有如此好的心态,才叫人觉得分外稀奇。九十不稀奇,光岁数来说,现在九十确实也不稀奇了,但是九十岁不说老态龙钟,大多数这个岁数的人也是暮气沉沉了,而季老将其长寿和精力的原因归于“喜欢吃的就多吃点,不喜欢吃的就不吃、少吃”,我也是非常同意的。若事事皆矫情,人生几十年,就没有多少乐趣了,过于功利性地去追求长寿,就落了下成了。

Continue reading →

写在2014圣诞之前

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圣诞,也许在我异常崇拜西方文化的初中前两年喜欢过,但是在2006年之后,再没有什么庆祝圣诞的心情了。首先,圣诞并不是一个广义上的节日,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基督教节日,而是从欧洲某个民族传说衍生而来的节日。对于我这种非基督教徒,也没有欧洲血缘的中国人,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过节的心情,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过啊。像中国的除夕和春节,那是一年当中每个家庭团聚的日子,无论离家多远,都要赶上除夕夜的那顿团圆饭,否则就不算过年了。而圣诞节对于我这种没女朋友又不喜欢凑热闹的人,实在谈不上是个节日。

而更大的原因是2006年那年圣诞节发生的事情。那一年大家都还处于青春期,多一个节日就是多一次放纵,所以圣诞节什么的,过就过吧,反正就跟其他节日一样,几个人弄点什么花样玩一玩,然后吃好一点就行了。可是就在课间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噩耗传来,前一天还通过电话的老同学去世了。虽然一直不觉得癌症有多高的成功率,但是那位少年从7月份发现淋巴结的异常开始,到12月25日结束,给我们反应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本来每个周末相约出来逛街玩耍,到后来也因为太懒而取消了。后来回想,那正是他最乐观、最有抗争欲望的时刻了,我却没有陪着他一起走下去。

正是从那一年开始,就没有了过圣诞的心情了,总觉得少了点过节的心情与气氛,看着他人为这莫名的节日为这未知的原因而疯狂放纵,我只能在心里喊一声,兄弟,走好!虽然我从不信有天国,却希望你在那天国在那永恒之地。

《远古外星人》:脑洞大开的设想

从初中时开始,在学校图书馆里面接触到很多未解之谜、外星人之类的书籍,有大胆的设想,也有处处透露着无知的阴谋论。这么多年过来,我也成为了一名坚定的怀疑论者,怀疑一切事实,不轻易否定所有的猜想,哪怕是那些脑洞大开的幻想。我始终认为可能存在一个史前文明,而且各地之前的交流要比后来更加多,中间也许有我们目前还未知的力量,但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加到外星人的头上,是很懒惰的一种行为。

今天值班,中午等外卖的时候闲着无聊,就打开百度网盘里面放了很久都没开始仔细看的《远古外星人》系列纪录片。如果是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看到《远古外星人》这部纪录片(科幻纪录片?),我会奉为圭臬,将其中的内容拿到朋友圈里面吹上好一阵子的牛,但是如今却不行了,作为一个怀疑论者,我已经开始怀疑怀疑本身了。

Continue reading →

宗族的力量:门阀政治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元宵之前写的,然后就这样晾在那里两个月(我也不知道发出来的时候是几月了),直到今天发生一件事情才想起来。今天把周末轮班值完就直接往火车站赶了,回去送点东西同时也是搬行李来长沙,由于今天才买票,错误的估计了调整之后的运力,等我买票的时候已经没有坐票了。好吧,写完前面这句话,又是小半个月过去了,似乎这篇文章永远都要写不完了,请原谅一个拖延症患者,对于我来说,时间永远都“还很多”。

这几天看知乎,发现又有人掀起了一波黑汉语黑中文的趋势,似乎互联网也回到了民国新文化运动那个全盘自我否定的年代。有题主就说了,汉语里面把亲戚分那么清楚,舅舅、叔叔、表姐什么的都有专用的名词,甚至还有多种叫法,而英语里面都是unclecousin这样含糊地叫。然后下边的回答里边就有人一针见血: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最重要的恰恰是家族与血统的文化。在中国,自古治家就是一门学问,可以提到治国高度来看的学问。血统与乡情是最好的凝聚力,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疆域辽阔的国家,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血统、亲情、家族等标签,在古代并不如现在一般无力。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