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年货那点事儿

这篇文章是在评论SMZDM一篇讨论年货的文章时写出的,奈何SMZDM评论字数有限制,无法发出,便又发到这里了。家里坐标湘赣边界的浏阳,浏阳河的那个浏阳,属长沙管辖,北接岳阳平江,南连株洲醴陵,东边就是江西的宜春萍乡,所以吃的东西也是受到湘赣两地以及客家人习俗的影响。下面要说的年货分为菜品食材和零食小吃两类。

一、做菜的食材:

腊x系列:包括腊肉、腊鱼、腊肠、腊鸡、腊鸭、腊牛肉、腊猪心、腊猪肝、腊猪腰子等等,肉类和内脏类,湖南人都可以拿出来熏成腊味。熏腊味一般使用暗火(没有火苗)的火堆来熏,用木桶或铁桶罩住挡风,顶上加能微微透气的盖子,保持火堆不燃明火也不至于熄灭,让产生的高温烟雾浸润肉类,形成味香色俱全的腊味。火堆燃料讲究一点的用油茶壳(强烈建议),其次用米糠,最不讲究的就直接用锯木屑了。熏腊味的关键在于火候的掌握,熏的不到位腊味不香,过了则会让腊味太干太焦,口感不佳。

这里需要重点说一下湖南的腊肠,湖南部分地区的腊肠不是指灌肠,而是熏大肠,没见过的朋友可以简单认为就是腊味肥肠(天猫松桂坊的那种)。湖南腊肠不管蒸炒,都非常香。

Continue reading →

一条预谋已久的线路

我要说的这次旅行还没有发生,我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实现,也许是这一份工作辞职时,也许是下一次工作辞职时,不过我觉得要一次性走完完整的路线,可能是退休之后的事情了。这条路线无关文艺、无关清新,对于我来说,它的作用可能更像是重塑信仰亦或是坚定信仰。因为我现在也不确定我有没有信仰,虽然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我的祖先崇拜和历史崇拜,但是那可能是对文化的敬仰而非我个人的想法。

在了解自己这一支客家人千年以来迁徙的路线之后,我萌生了重走一遍客家人聚居地的想法,可以先从河洛晋中走起,到淮南和江东,再到江西和闽中闽南,最后到达梅州,再从梅州返家,基本上就模拟了一次祖辈千年以来迁居的步伐了。事实上,相比走完这条线路,我更想仔细看看路上的风景,看看客家人这上千年的变化,是怎样的传统让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宁卖祖宗田,不变祖宗言”的,究竟是怎样的变迁,让客家人一直称自己为客家人,几十代人之后仍然心系千年之前的故土。

下下周,踏上这些零星城市的第一站:南京。六朝古都的魅力我从未体会,也不曾听到真人说吴侬软语,所以这次趁着一个发布会,在南京多呆两天,感受一下这片汉人的故都,历经盛世与战火的土地。

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谎

鉴于我每次都能把日记写成周记,乃至一篇文章三个月都写不完,所以就没再给自己限定任务了。最近又接到几个任务,我感觉遇到了困难。对于我来说,去批评、去谴责、去指桑骂槐或是春秋笔法都不是问题,但是让我毫无保留地去夸一个人或是夸奖某些事物,我暂时真的没法做出来。就如同有人跟我说的一样,说出问题所在不难,解决问题才是真有本事。而我的特长似乎就是发现问题和说出问题,现在不让我说出来,我就像吃了苍蝇。君不见,这周火气上脸,头上一个包,耳后一个包了。

嗯,拖延症发作,以上文字拖了一个多月没往下写,今天放假,又来填坑了。在写完这篇文章的开头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说2015年过完了,迎来了2016年,但是今年我连每年一度的新年致辞都忘记写了,所以早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Blogger了。前两天,也就是上个周六,参加了公司的年会,作为非官方的摄影师,被既定的摄影师撂的挑子砸到了头上,所以拍摄了大半场的年会。说实话,今年的年会挺失望的,相比去年在前东家的时候,虽然气氛要热烈很多,但是下边怨气却是相似的。自从1月初公司调整之后,运营工作人员大多过得浑浑噩噩的,不仅是交接方面,即使是工作态度上也说不上有多积极。似乎每到年底人心思去的传统又来了,我同样又走到了十字路口。

Continue reading →

一周读书笔记之《银河帝国:基地》

很早之前就知道阿西莫夫,科幻文学的几位大师之一,但是真正看他的作品,还是在什么值得买上看到《银河帝国》的Kindle版促销后入手才开始的。在经过《天渊》系列的庞大背景之后,对于《银河帝国》的庞大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毕竟这只是人类种族的帝国,人类向外殖民是不可避免的,《银河帝国》也是可期的,正如《天渊》系列所说,每个文明最后都会被它的长处所拖累,或因帝制,或因川陀愈发畸形的发展,银河帝国终会在某个时间点开始崩溃。银河帝国1.0的星舰与太阳只剩余晖,第一基地和第二基地的触手却从明暗两个渠道遍布银河系,为第二银河帝国奠定着基础。

Continue reading →

我家过年的那点传统

一不小心这篇文章又放在为知笔记里半个月没动了,两个月没写几篇博客,正好写简历写得头疼,干脆先把这篇文章写完好了。我一直以一个不会说客家话的客家人自居,按照族谱当中的说法,祖上应该是清河张氏,大致是第二次衣冠南渡时南迁至福建,从张端到张衍(化孙公,子孙写您名字未避讳,老祖宗千万原谅我)居宁化,后迁上杭。

都说客家人比较保守,南下后大部分居住在福建、江西、广东的山区地带,所以语言才能保留得如此完整。但是我们这一支是个特例,从化孙公开始,张姓这一支重工商,子孙不断外迁,到现在全世界已经有上千万化孙公的直系子孙了。看来想要家族开枝散叶,还是得经商、向外殖民。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