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中文名毁掉整个产品印象

Google

中文名:谷歌

    谷歌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据说早年Google员工一直在为其取中文名而争论不休,市场上也没有官方固定的称呼,于是就有了狗狗,谷果,古狗,酷狗,咕嘎等等千奇百怪的名字,最后圈定谷歌,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硅谷之歌,丰收之歌,甚至有谷歌的员工说听到这个名字想起了李谷一的歌。长久以来这个名字已经为人所接受,在中国,谷歌远比google更加流行了。但是在“谷歌”刚刚开始使用的那时候,被用户吐槽可真不少,大部分人都倾向于继续使用英文发音的“Google”,就选现在,Google的发音也远比谷歌更加轻快动听。


Ubuntu

中文名:友帮拓

Ubuntu

    如果你是Ubuntu用户或者爱好者,那么现在起,你要接受一件残酷的事实了,Ubuntu或者乌班图之类的称呼在未来几年之内就会在你脑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友帮拓”,这个无论怎么看怎么读都别扭的名字。毫无疑问,“友帮拓”比“乌班图”这样的纯粹音译更有意义,他更好的诠释了开源精神和社区精神,但是能不能接受,就是你的事了。


Opera

中文名:欧朋浏览器

Opera

    虽然欧朋浏览器的称呼只用在了移动端的浏览器上,但是很多中国人已经开始习惯用这个名字来泛指所有Opera浏览器了,在我看来,这简直是灾难,如果说Groupon的高朋还算有点意义的话,欧朋这名字真的有点无厘头了。


Chrome

中文名:酷容浏览器

    Chrome其实还没有正式改名,但是细心的网友已经发现了一些要改名的前兆了,在一些网页里面,谷歌已经正式用酷容浏览器代替了谷歌浏览器或者Chrome浏览器的说法,每一款熟悉的产品改名都是让人有些无法接受的,但是我觉得酷容这名字挺好,跟Chrome狂吃内存的形象挺像的,吐槽:Firefox和Chrome的内存问题再不控制一下,以后催促硬件升级的可就不是操作系统,而是浏览器了。难道这本就是谷歌发展自有浏览器的目的?


Android

中文名:安致

Android

    安致这个名字虽然是官方发布的Android中文译名,但是在中国似乎用的越来越少了,直接音译过来的安卓更加为人所接受,有才的网友们甚至发明了“安德猴”的名字。在Android强势崛起的时间里,伴随着它的始终是Android这一名字,其他的中文名,版本代号之类的东西往往不怎么被人重视,现在去手机市场买手机,你说安致的话,商家不一定能反应过来,而你说安卓或者Android的话,卖家马上就能明白。


Palm

中文名:奔迈

    严格意义上说,Palm已经死了,剩下的器官也改名叫作惠普webOS手机部了,但是Plam”胖梨”的外号还长存于手机玩家们的心中,说道Palm,说奔迈的那都是不会用Palm智能机的,说Palm的,那是有点基础的,说“胖梨”的,那是老资格对palm有感情的粉丝了,虽然我一直没适应这个名字。而“奔迈”这个中文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手机品牌的名字,更像是汽车或者重工业产品的称呼,手机品牌应该有更加细腻的名字。另外非常伤感的是,虽然Palm有一个中文名字,可是它却从来没有正式进入过中国,650时代在中国发售是以CECT的名义,而后惠普webOS的Pre3和Touchpad进入中国的计划更是直接夭折。Palm就像是Unix,从不曾像iOS,Android流行,却具有超强口碑。

8 Comments

  1. 呵呵,还很记得google发布中文名称的那一天,我抓狂了,不过现在完全习惯了,也用谷歌代替google的称呼,所以证明一件事,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良药。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