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预谋已久的线路

我要说的这次旅行还没有发生,我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实现,也许是这一份工作辞职时,也许是下一次工作辞职时,不过我觉得要一次性走完完整的路线,可能是退休之后的事情了。这条路线无关文艺、无关清新,对于我来说,它的作用可能更像是重塑信仰亦或是坚定信仰。因为我现在也不确定我有没有信仰,虽然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我的祖先崇拜和历史崇拜,但是那可能是对文化的敬仰而非我个人的想法。

在了解自己这一支客家人千年以来迁徙的路线之后,我萌生了重走一遍客家人聚居地的想法,可以先从河洛晋中走起,到淮南和江东,再到江西和闽中闽南,最后到达梅州,再从梅州返家,基本上就模拟了一次祖辈千年以来迁居的步伐了。事实上,相比走完这条线路,我更想仔细看看路上的风景,看看客家人这上千年的变化,是怎样的传统让这样一个庞大的族群“宁卖祖宗田,不变祖宗言”的,究竟是怎样的变迁,让客家人一直称自己为客家人,几十代人之后仍然心系千年之前的故土。

下下周,踏上这些零星城市的第一站:南京。六朝古都的魅力我从未体会,也不曾听到真人说吴侬软语,所以这次趁着一个发布会,在南京多呆两天,感受一下这片汉人的故都,历经盛世与战火的土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