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SUSE中国本地化初见成效

一直都非常喜欢OpenSUSE,喜欢到甚至还买了一件绿蜥蜴的卫衣,没事就传出去转两圈,唯恐别人不知道我是绿蜥蜴粉丝。喜欢OpenSUSE的原因也非常简单:漂亮。自从Gnome3之后,再也对Gnome和Unity没什么期盼,所以就在考虑切换到其他的桌面了,最先考虑的自然是最成熟的解决方案了,KDE基于QT,除了一些专利和开源纠纷什么的,很多方面其实都要超过基于GTK的Gnome,而做KDE桌面最有能力的,无疑是来自德国的SUSE了,OpenSuse则是其社区开源版本,就像Redhat Enterprise和CentOS的关系一样。

之前也曾安装过OpenSUSE,但是最终还是切换回熟悉的debian系系统了,原因无他,绿蜥蜴的安装更复杂一点,而且中文文档太少了,出了点什么问题谷歌几遍都找不到解决方法,让人很有挫败感。而Debian这方面正是长处,更由于Ubuntu的流行,让其中文社区人气远超其他Linux发行版,大部分问题都能够根据文档和教程解决。 Continue reading →

开始使用MarkDown

因为typecho升级之后开始支持了MarkDown,虽然还有kindeditor等插件还是可以支持所见即所得模式的编辑器,但毕竟MarkDown是一种方便的标记语言嘛,而且与html兼容性非常好,基本上保留了html语言,有些不知道MarkDown语法的地方直接用html标签就好了。


这是一个大标题

这是一个h2标题

这是一个h3标题

这是一段引用文字
北方有佳人(强调)
自挂东南枝

  • 坚持治疗
  • 一定要坚持治疗
  • 不要脸
  • 坚持不要脸

古韵古香

买政治冲刺试卷的时候顺带买了一本《说文解字》,本来准备买一本带白话的,后来想想,那便失去那种读古书的韵味了。于是最后到手的是竖排篆体字和小楷混排的仿线装式书,嗯,只差线装了。

对古韵开始感兴趣始于对客家文化的了解,唐诗宋词今日读起来不押韵,可是用客家话或是粤语这些古汉语传承下来的方言却朗朗上口,颇为通顺,由此可见,不是古人之错,而是普通话之错。崖山之后再无中华,崖山之后亦再无雅音。中古汉语仅存于南国一隅,而被蒙古人和满人胡化后的北京话取代中原雅音成为了官方语言,在历史上,这本就是民族之耻,不仅亡国,乃至连自己的语言都被消灭了,何其之悲惨,而今早已华夷之辨不分,祖先之语不传,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
Continue reading →

寂寞难耐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梦惊醒,总会不觉回想,如果当初没有怎么样,亦或是当初要是怎么样了,现在是个什么样。想的多了,不免泪落沾巾,年少轻狂或是不自量力,到如今都只能付之一笑。莫道少年穷,自有出头日。

虽说总是一伙人一起走路一起吃饭一起游乐,一到夜半失眠时分,却又自觉始终是一个人,君子之交淡如水,于心则不然。上一个志同道合、知我心忧、知我何求的人,我主动离开了,从此相敬如宾,过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淡然日子。下一个却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找寻到。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