雹雨晴春

无论校园花开,黑丝刺目,似乎直到昨夜才真切感受到了春季的来临。一颗胶囊吃下去,本来自有些不舒服的身体便变成了一个火炉子,裹在被褥里难以入寐,无法,只能把盗汗的脚伸到空气中去散散热,谁曾想直接引寒气入体,额头上也开始发起热来,尔后仰卧、侧卧居不得安眠,以致于听了一夜的春雷春雨春雹。

印象中上次看到冰雹,还是在家里的老房子中了,夏天分外闷热的黑云下,家人都外出了,一人被挡在门外,只能抱着偌大的书包坐在老式屋檐下的阶级上,听雹子打在白墙黑瓦上发出可怖的声音,继而滚落在地上四处跳动。而我还要时刻担心着那半危房是否承受得住如此摧残(这种担心一直延续到新房入住之后才停止,而此时的老房子已经倾塌了三一之多了)。 Continue reading →

人性与人道

想本文链接的时候发现在英语里面人性和人道居然是同一个单词,或许在英国人眼里这本就是同一个东西吧,但是对于我来说两者却不能划等号。人性是作为一个人类应有的感情,而人道,更多用于讨论人在对于他人时的感情。

某国一直倍受人权方面的批评,具体原因大家也都知道了,虽然帝国主义在这方面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不过人家之前不对自己人动手呀,至少不对正常人动手啊。说到底,中国人在人道方面遇到的问题都可以归咎于对生命的不尊重,或许是太长的历史,或许是太深沉的文化,中国很少有什么论及生命重要性的著作,而正是这种漠视生命的态度,让我们的三观与老外们格格不入,当论及一些广受关注的事情时,我们首先关注的并不是受害人的生命状况、家庭状况,而是去关心凶手会不会判死刑,或者说,我们期待凶手被判死刑,这是一种正义,也是一种公共的暴力,因为我们关注死亡远超生命。生命无价,而死亡无义。

Continue reading →

用手机更新Typecho文章

其实要不是心血来潮,我也不会去找什么Typecho的手机客户端,毕竟像Typecho这样一个多年没有更新的博客程序,开发者或许连开发新版的热情和时间都没有,遑论手机客户端了,但是由于刚把WAP插件卸载掉了,急于找到一个可以在Android上更新文章的软件,就谷歌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找到了惊喜。

大概是开发Typecho时就没有给其开发手机客户端的打算,Typecho在0.8(即目前的最新版)中加入了对WordPress手机客户端的支持,也算是节省成本吧。但毕竟不是原生的版本,目前在wordpress应用上还有很多功能不能实现,连最起码的查看文章都有问题,这个客户端基本上就能解决typecho的两个问题:发新文章和编辑回复评论。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吧,没事的时候用手机管理一下网站还是比较惬意的,而用电脑上线总有种太正式的压力感。。。。

LuManager切换至Tengine后Wordpress找不到页面的解决办法

好吧,今天是新年里面正式回归网站更新的第一天,服务器软件什么的也好久没有更新了,手生了,各种折腾。把网站风格也改了一下,去掉了顶部图片和背景图片,虽然这俩对速度并没有啥太大的影响,可是放那里也是上百K的文件,而且和新背景颜色严重不搭。

看到LuManager开始周期性更新了,就连升了几级。同时觉得Wordpress刷新起来好慢,应该是过多的CSS和JS请求引起的,于是就从nginx切换到了淘宝家的开源Web服务器Tengine,据说这货能够把多个请求合并为一个,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确实这样,网站快了不止一倍,以往要十几二十秒才能打开首页,现在基本上都在7秒之内了,这也断绝了我更换服务器的打算,因为同服务器的其他网站速度一直不错,基本上没出问题。

好吧,说说囧的吧,升级好LuManager之后,就切换到了Tengine,结果却发现显示无法找到页面,而且只有WP出现了这个问题,同服的Typecho和discuz都没啥问题,好吧,就自己各种试,都没有成功,切换回nginx也没啥用,还一度出现了502错误。借助万能的谷歌大神,发现是PHP内存超出了,把内存限制提高之后,却发现依然不能显示文章,没办法,谷歌上的答案大都没用,最后只能到LuManager的官方论坛里面去看帖子。终于给我看到一个差不多的问题,最后发现原来是新版的一个bug,升级之后切换web服务器会导致伪静态规则失效,必须重新去选择一下伪静态规则。 Continue reading →

归程

终于回到了学校,又回到了有互联网的电脑面前,在家里的一个多月中,忍着没去办理宽带,因为家里那边的中国电信弄个4M的宽带都至少需要2000元,不是出不起钱,而是吞不了这口气,这是明摆着宰人,这是彻底的垄断和作恶。

回趟家,谈论最多的事情便是就业方面,大多数亲戚都鼓励我去考公务员,因为这个稳定,而且有一定的关系,叔伯们可以扶上一把。不过我似乎对这种诱惑没啥感觉,一直以来都是个理想主义者,自由乃是最爱,并非不用上班或是上班像个公务员。我是理想主义者,受不了每天看着自己的梦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