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之门SG1观感

看完《太空堡垒卡拉狄加》之后,开始看《星际之门》系列,在看卡拉狄加的时候就稍微瞄了几下星门,当时觉得真心不怎么样,因为相比于卡拉狄加,星门系列在画面上似乎还有所欠缺,而且相对于卡拉狄加的4季,星门系列17季加上三部电影的长度确实让人望而生畏。但是真正看到这部片子的时候,却没有了这样的担心,剧情和人物的塑造已经弥补了很多不足。

星际之门SG1

现在在看第一部分SG1,也是星门系列的开始,算是人类全面进军宇宙的前奏吧。我觉得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其中的人物,Hammond将军在最初的几季中扮演了卡拉狄加指挥官类似的角色,睿智,人性化,富有同情心;基本上具有了所有领导者应该具有的因素。另外,SG1这支队伍也给人流下了深刻的印象,典型的秀才和大兵的搭配,几乎完美的互补,士兵的铁血和人类的柔情交替显现,让一次次的枯燥任务精彩了许多。

说到底,电影或者电视剧中最重要的不是什么明星,而是吸引人的剧情和角色。看多了中国抗日战争片中的英雄情结,初接触外来文化时,会觉得老美实在是一点纪律都没有,可是看多了,又会觉得中国战争片中的人物过于缺少人性了,抛家弃子,不顾亲人朋友的性命,完全只顾民族大义,我自觉大部分人都无法做到这点,可惜中国人习惯于造神,造神童,让一些本来平凡但伟大的灵魂显得过于圣人了,以至于不近人情。

爱国主义: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尼采曾经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历史上也从不乏这样的例子,无数人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帜行流氓之行径。历史上的民粹主义,或者三十多年前的文革,莫不如此。民粹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的东西,他们是广义爱国主义的基础,因为爱国首先应该基于排外,没有排外思想的存在便不会有民族荣誉感不会有民族优越感,更不会有无谓的爱国主义。但是民粹主义的发展无疑让爱国这个词变得狭隘和不堪。民粹是一个国家宣传机器生产出来的怪胎,一个体制下的变态。

打砸同胞的日系车,上街游行要求抵制日货,打砸日货,却用着索尼的手机,用着佳能的相机在记录这赤裸裸的犯罪,是无知还是无脑?

打砸日货

对自己的同胞做出这样的事情,与那些藏独疆独的打砸抢事件有什么区别,既然是上街游行,除了我们要表达的意向之外,首先应该考虑的,就应该是公共财产和个人财产以及游行队伍的安全问题,而这些暴乱分子,却把这样一场正义的活动变成了笑柄,变成了针对人民的犯罪。想抵制日货,请先抵制蠢货! Continue reading →

谈谈衡阳驾照考试桩考

    前天去考试科目二,虽然过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腔怒火没处发,写这篇日志就当是泄愤吧。

    驾校师傅从练车的第一天开始就非常负责,也教了我们许多应对交警队考官刁难的办法,没想到最终一个都没用上,不是师傅教的办法太少,而是特么的交警队实在是太流氓了。在候考室中听到广播里叫了很多声“江嚼”的喊声,我才反应过来那是在叫我,我勒个去,衡阳话叫我的名字原来是这样的?貌似师傅叫我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啊,是那播音员没文化吧。这个还算可以接受的,毕竟只是方言发音的区别,但是调车的时候,我才发现被坑了。考试车辆的座位不能调,反光镜不能调,几乎就没有什么是可以调整的,连方向盘都好像左右不对称。这就是所谓的考试车辆?敢问衡阳交警队,你们刚让这样的车上路吗?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为了增加收入,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驾照考试增加难度,让考生在比平时稍微难受的情况下考试,这样考出来的学生,在以后上路时,会更加老到,这我没什么疑问,问题是,衡阳交警队用来考试的车辆,已经超出正常这个词的范畴了,如果去参加车检,我可以肯定会被直接打下去,首先座位的前后和角度都不可调,我一个身高177CM的人坐上去,脚都伸不了,几乎只能用脚尖勉强点到离合器,刹车等等,何况更高的考生?另外,考试调车的时候,车内广播的播音员一个劲的催,这是要让考生崩溃?我坐在车里面调车,更让我无语的是,播音员一直把我的名字叫成了“张桃”。。。。我要郑重声明,我的名字是张兆,zhào第四声!那广播几乎是10秒钟就喊一次,问题是车子没有调好,根本就没法开车,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敢让一个司机上路行驶?

    所以对于交警队的这些措施,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原因,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多收几次补考费用,增加收入,和沈阳乱罚款的行为其实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只是驾照考试早已经声名狼藉,大家都习惯了,也就没有重点炒作。但是从我们师傅给我们介绍的考试情况来看,黑幕仍然存在而且会永远存在下去。不管是机器监考还是人工监考,那些既得利益者总是想进一步榨取学员和考生身上的利益,这也就催生了种种驾照考试的产业链,送礼送钱过去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如今也只是从明面上转移到地下而已。用师傅的话说,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对于这种现状,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唯有清者自清,不去理会这些潜规则,毕竟我一个学生本就没有什么送礼送钱的实力,到了人屋檐下,尽量不磕碰个头破血流吧,只能希望媒体和大众更多的关注到这里来,用舆论用人民的监督来抑制更大的腐败更大的黑幕。

回了一趟家

    原本准备考完科目二再回家休息一下的,但是科目二推迟了一周考试,于是就趁着周末不用练车的三天回了一趟家。一回到家,长久以来的失眠症也治好了,没有车摸的日子也过去了,跟着老爸在家里直接无证上路,在没有人的空地里跑了几天,倒桩没有条件练,但是加减挡什么的倒是很熟练了,而且是我学车半个多月以来的第一次踩油门和挂上2档。。。。早知道就会浏阳学车了,那边所有科目都是一个教练教,虽然都是分批次练车,但是人家是科目二几天集中练就行了,不像在衡阳这边,每天都要去,每天最多也就摸一把车,练了十几分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却被太阳晒成咖啡色了。。

    在家里几天没网,回学校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收邮件,不出所料,各种邮件一大把,几个主要的邮箱中都有接近20封邮件。看到这种情况,真的有种深深的恐惧感,难道我已经不能离开网络了么。才四天没有上网而已,却堆积了很多事情没有去做。除了这些以外,还受到了一个建站团队的邀请,说建设一个网站项目,说实话,这个邀请确实很让我意外,因为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Web开发者来看待,我在互联网上所作的,不过是把自己的所见所想给写出来,用博客这个平台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表达自己的语言;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职业的web开发人员,而且我也根本不懂什么技术,在代码方面,一个纯粹的菜鸟,连JS都看不懂的博客写手。

    回家几天,是半年以来最静谧的几天悠闲日子,基本上没有什么耳旁呱噪。每天就是陪父母说说话,看望一下外婆,到邻居家串串门,追追为人不齿的国产谍战片。在外生活,虽然是集体生活,却永远没有那种在家中享受父母荫庇的安心,似乎总是把父母为自己的操劳看作是心安理得的。仔细想想,也该是父母开始享福的时候了,努力吧,争取早点工作,早点自由,早点回报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