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陌生的课堂

    终于回到了课堂,大学来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听取每一节课,几乎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字,同时等待着审判日的到来,如果末日信徒等着2012的到来一样,忧心而彷徨。虽然今年不会再向去年一样直接悲剧了,但是一年后再次悲剧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而我接下来一年的所有工作和任务,就是抛下其他的所有事情,防止我的22岁重蹈黑色的20岁。

    今天确认了情况,感觉还是松了一口气,任何事情成了已成事实之后,既能够让人后悔不迭,也能暂时的麻痹一下人,让人成为水煮的青蛙,慢慢死去。有时候我总会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自己无法再这样活下去了,可是每次长吸一口气,想想家中的父母,又没了离开的勇气,只能硬着头皮上,每天在谎言和欺骗、自卑、后悔和提心吊胆中过去。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

9 Comments

发表评论